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午夜人妻 第一章

午夜人妻 第一章

作者:石秀书名:午夜人妻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宇森集团是个囊括金融、建设、运输、娱乐等领域的多元化发展企业,庆功宴自然是在台北最豪华、最气派的饭店进行。

    宴会上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席间,浓妆上阵,性感、迷人的女职员都在花痴地望着她们心目中的男神,宇森集团台湾地区执行总裁的严俊,都刻意拒绝餐桌上美食的诱惑。

    只有林乔乔自入席那刻起便扑向美食,完全不顾淑女形象,拿着叉子跟碟子对美食发动攻势,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也对,她身上穿了一条黑色抹胸晚礼服,本来是端庄、优雅的打扮,无奈她犹如吃货中的战斗机的作风,也太不符合她的形象。可是,她不在意,因为美食太诱人,她简直是旁若无人地大吃起来。

    “唔,这个黑胡椒牛肉卷好好吃哦。”林乔乔闭上双眼,慢慢地感受着食物细腻地在嘴里化开的质感。

    “这个酸辣虾味道也不错哦。”林乔乔舔舔指尖,回味无穷。

    “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咖哩鸡肉?”林乔乔感觉味蕾都要炸开了。

    全程都是她围着各式美食,表情丰富地发出各种感叹的声音,当然,她也就忽略了另一头主席台上,西装革履,正在发言的严俊。

    “现在,我诚挚地邀请一个舞伴,作为今晚庆功宴的重头戏。”严俊发言完毕,凌厉的目光扫过台下,只希望他的舞伴不是一个很糟糕的人。

    严俊虽然是商界精英,长相帅气又有魄力,可是他为人冷漠、高傲,出名的挑剔,所以当他提出要找一名舞伴时,那些花痴的女生第一反应不是自告奋勇地上前伴舞,而是妳让我、我让妳,明明想跟他跳舞却不敢接近他。

    严俊唇边浮起一抹弧度,没人敢当他的舞伴也好,他有严重洁癖,不喜欢与人有身体上的接触。

    “怎么了?宴会要结束了吗?”就在宴会陷入僵局时,已经吃饱喝足的林乔乔走进了人群当中,一脸的疑惑。

    有几个女职员平时没少在林乔乔面前吃亏,想着她一定是没有见识过总裁的厉害,所以她们私下使了个眼色,然后用力地往林乔乔背后一推,把她推向了严俊。

    “啊!妳们干嘛?很痛耶。”林乔乔回过头看一眼推她的几个女职员,一脸的不快。

    “妳……想当我的舞伴?”本来已经松了口气的严俊,看着眼前身材娇小,矮他一个头的女职员,蹙起了眉头。

    “没有啊,是她们推……”我。林乔乔的手指着身后那群不怀好意的女职员,话还没讲完,她的手已经被一只大手握住,她一脸惊讶地睁大双眼看着眼前只在集团内部流传的刊物照片上有过几面之缘的总裁,蹙起了秀气的眉头。

    “就算不是妳自己的意愿,也先跳完这支舞吧。”严俊低沉的嗓音,不咸不淡。随着舞曲响起,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放在林乔乔的腰上。

    “可是我不是很会跳舞耶。”林乔乔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严俊,很坦率地说。

    严俊黑眸一沉,他知道他的舞伴说不会跳舞意味着什么,可是嘉宾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了,他已经不能再换人。

    “那妳就放慢点节奏,我配合妳。”严俊贴到林乔乔耳边,对她轻声道。

    “哦。”林乔乔应了一声。

    严俊看她答得干脆,心想她起码有点基础,悬着的心微微放下。但没想到她的动作生硬而又夸张,转身时,她的发尾扫过他的脸,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啊,对不起。”因为不小心一脚踩在严俊的鞋上,林乔乔忙道歉。

    “认真跳舞。”严俊冷眼看着他的舞伴,暂且不想去理会他大概已经惨不忍睹的鞋子。

    “你的手放我的腰上,好痒哦。”林乔乔忍不住发笑。

    严俊板着一张脸,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没规矩的舞伴,他只想赶快跟她跳完这支舞,然后分道扬镳。

    “哎哟!”林乔乔穿不惯高跟鞋,她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身体往严俊身上靠,两人险些没跌倒。

    严俊本与林乔乔右手交握的左手更加用力,与她十指紧扣,另一只手则紧抱她的腰,只是她柔软的胸脯撞到他的胸口,一袭香风伴着那股软绵绵的感觉袭来,让他倒抽一口凉气。

    没想到纤细、柔弱如她,胸部这么有料。不过他从不缺女人,所以这无意的身体碰触,断不会让他在这个女人身上费神。

    “抱歉,我真的不太会跳舞。”林乔乔读大学的时候有选修过社交舞,可是只为修满学分,所以学得差强人意,看着眼前的总裁大人臭着一张脸的样子,天地良心,她真的没有占他便宜的念头。

    “我知道,可是现在妳踩到我的脚了。”严俊语气很不爽地提醒她,这是跳舞功底还算好的他第一次跳得这么不愉快。

    林乔乔低下头,果然,她的高跟鞋踩在对方锃亮的皮鞋上,她忙抬脚,却不想严俊带着她一个旋转,她的脑袋重重地撞到了他的下巴。

    “啊,好痛。”林乔乔一脸无辜地仰起小脸看着严俊,痛得龇牙咧嘴的。

    “妳……”严俊松开了林乔乔的手捂着下巴,一双阴鸷的眼睛盯着她的脸,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没兴趣知道,可是他狠狠地记住了她那张脸。

    曲终,严俊已经不顾绅士风度,甩开了林乔乔,转身就要离开舞池。

    “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林乔乔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上司,忙追上去。

    严俊加快了脚步,他不需要道歉,他只想远离这个惹祸精一般的女人。

    “你接受我的道歉好不好?”林乔乔是那种恩怨分明的人,她不想跟人结怨,何况对方可是她的上司、她的衣食父母。

    “够了!”严俊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伸出手掌,让林乔乔不要靠近他。

    “我是真的、真的诚心想要跟你道歉的。”林乔乔看着严俊的背影,一脸的无辜。

    “妳离我远点就好,道歉就免了。”严俊蹙着眉头,下巴仍然隐隐作痛。

    “你的意思是你不怪我了对吗?”林乔乔厚着脸皮问。

    “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严俊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耐性跟她多费唇舌。

    “哦,那我先走了。”林乔乔识趣地转过身,反正她是在分公司工作,以后跟这个总裁也是八竿子打不着,只要保住了饭碗就好。

    严俊回过头,冷峻的双眼看着那抹离开的身影,抬手揉了揉下巴,仍然很痛,但总算没有人跟在后面烦他了,反而如释重负般舒一口气。

    晨会过后已经是十点十五分,办公室里的空调簌簌地吹着冷气。

    严俊坐在办公桌前,将桌面上的文件翻阅一遍后,重重地扔到了站在办公桌前的财务部长面前,声音透着隐隐的怒意,“这份财务报表有几笔帐对不上,我想知道你手下的人都是怎么做事的。”

    “这个……总裁,事情是这样的,财务部有一个女会计师辞职了,暂时聘不到人,所以……”

    “缺人的话,就尽快找人补上。”严俊没有时间听那些不相干的话。

    “的确有不少人来应聘,可是资历还有能力都不够,所以只能再等等。”财务部长硬着头皮道出原委。

    “等什么?从分公司调人过来啊。”说话间,严俊翻出了优秀员工名录,目光落在一个名字上,“林乔乔,就她吧,让她明天来总部报到。”

    “哦,好。”财务部长唯唯诺诺地听从吩咐,但不得不打从心底认可严俊的处事能力。

    隔日清晨,林乔乔穿着职业套装,站在了宇森集团总部大堂电梯口等电梯。

    乌发及肩,神清气爽的她,白色衬衫下襬束在窄裙里,裙襬下,是她白皙、修长的双腿,撇开种种,她的确是一道清新、夺目的风景线,但离开原来的岗位时,她却跟她的直属上司闹了点不愉快。

    因为林乔乔突然被上级提拔,前财务部长便说她跟总部的财务部长关系不正当,一定是在庆功宴上使用了什么勾人的手段,不然也不会在庆功宴过后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提拔。

    林乔乔是那种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没有的事就是没有的事,她不许别人瞎编乱造,所以她直接便跟前财务部长理论,两人一言不合,差点就打了起来。

    她来总部上班,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因为原来工作的办公室已经容不下她了。不过,她相信她能凭自己的能力在总公司占据一席之地。

    电梯门缓缓打开,林乔乔一脸自信地走进了电梯,转过身,跃入她眼帘的是严俊,与她在庆功宴上共舞过,过程并不是很愉快的人。

    她不敢正视对方,忙移开视线,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碰面的人,竟然又打了个照面。

    严俊站在电梯口,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她,他脸上波澜不惊地率着秘书走进电梯,对这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出现在总公司感觉匪夷所思。

    到达十楼,林乔乔先严俊一步冲出了电梯,快步往人事部办公室走去。

    严俊迈出电梯口,看着林乔乔离去的背影,“她来总部做什么?”

    “总裁,她是庆功宴上你的那个舞伴啊。”秘书轻声提醒严俊。

    “废话,我又没有健忘症。”严俊没好气地睨秘书一眼。

    “是总裁您亲自点名提拔她到总部来填补财务部人员空缺的啊。”秘书有些惶恐。

    “她是会计师?”严俊冷哼一声。没想到不识时务的人阴差阳错地送上门来了,既然这样,他会亲自调|教她一下。

    财务部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林乔乔坐在她的新位置上,精神饱满地把财务报表输入计算机,只想尽快找出错漏的地方。这新岗位还是满吃香的,她的薪水也提高不少,所以她的心情很愉快。

    一沓落满灰尘的账本空降到她面前的桌面上,林乔乔抬头,看到是她的新部长,于是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早上她来报到时还满脸堆笑的直属上司,如今板着脸,判若两人。

    “这是公司十年来的账本,妳赶紧看完,明天早上给我写个财务总结,这是妳能不能留在这里工作的决定性因素,认真对待。”财务部长给林乔乔下达命令。他也不知道总裁是怎么回事,明明前一天亲自提拔的人,隔天就让他把她往死路上赶。

    一天的时间把十年的账本看完并写出总结报告,对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来说,简直是死路一条,何况她还要挑出手头上这份财务报表的错误。可是早在分公司,林乔乔便利用业余时间把宇森集团的财务状况摸了个底,所以写个总结报告对她而言并非难事。

    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所以林乔乔也没有跟财务部长讨价还价,争取包多的时间。

    等把财务报告总结出来,林乔乔踱至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伸了个懒腰,窗外已经华灯初上,她的脸上虽有疲惫,但仍然精力满满,“好了,该回家了。”林乔乔回到办公的位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隔日清晨,严俊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林乔乔做好的财务报表还有近十年的财务总结报告,冷峻的眉宇间有着几分诧异。

    他承认,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工作做好,林乔乔的能力的确让人折服,但这不排除她有作弊的嫌疑,毕竟身为宇森集团旗下分公司的会计师,她有足够的资源拼凑出这十年来的财务状况总结报告。

    “总裁,这个林乔乔,任务完成得还好吧?”财务部长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样,你让她下午去给我拿下新北那份合约,告诉她,不许失败。”严俊没有心情去夸奖一个员工的能力,而是分派给她另一个任务。

    “你是说山本先生那块地皮……”财务部长大惊失色。

    “有什么问题吗?”严俊挑挑眉头,沉声问。

    “没有、没有。”财务部长唯唯诺诺地低下头,“那我先去做事了。”

    “去吧。”严俊冷淡地把财务部长打发走。

    等财务部长前脚踏出总裁办公室的大门,站在严俊身旁的秘书便上前来,“总裁,让她去不是很好吧?听说那个山本先生很色、很固执,之前还指定要我们公司女职员去跟他谈,后来公关部的刘蔓青去了,回来哭着闹着说再也不要去跟他谈……”

    严俊睨一眼他的秘书,虽然他也承认,林乔乔的身材的确有那么点料,但处事为人真的恶劣得很,既然她有那么点小聪明,他就给机会她好好发挥,“就算是色,我想他也不致于饥不择食吧?”他冷冷道。

    秘书拿他这个同样固执的总裁没辙,摇了摇头,他不再发表任何意见。

    半天的时间,完全出乎严俊意料的是,林乔乔拿下了那份商业合约。宇森集团台湾总部是炸开了锅,每一处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毕竟一个刚来总部报到的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下一份商榷近半年仍然无果的合约,真的让人大跌眼镜。

    严俊坐在办公室里,双手手指交叉合拢,看着桌面上白纸黑字,签了名、盖了章的合约,眉头紧锁,陷入了纷乱的思绪当中。是林乔乔利用自己的美色诱惑了山本?还是她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

    严俊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最初的意愿不过是想调教调教这个让他有生之年第一次感到非常不悦的人,可是越是深入,他越想要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能耐,一次次成功突破了他的挑战。

    桌面上的座机响起,严俊拿起了话筒。

    “严总裁,你们家今天派来的小职员很不赖嘛,竟然敢跟我山本呛声。”山本武一在电话那头是颠覆往常的一本正经。

    “是山本先生你给面子而已。”严俊不咸不淡地奉承一句。

    “不不不,真的,这是我第一次碰到工作能力这么强的女职员,本来我以为你们这么大一家公司都没人了,只会用美人计,来的都是虚有其表的草包,没想到这次会来一个有真材实料的。”山本武一第一次对一个人赞不绝口。

    讲完电话,严俊很想知道林乔乔给山本武一灌了什么迷魂汤,可是想想还是算了,那个女人有什么手段是她的事情,他只要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