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青微扑倒酷男做老公 第二章

扑倒酷男做老公 第二章

作者:青微书名:扑倒酷男做老公类别:言情小说
    到了大厅休息室,保全的手指指向的桌子上,一个埋头沉睡的女孩趴在那里,显得格外可怜。虽然还是夏天,却已经快到秋季,这时候的天气白天依旧燥热,可夜里已经有了凉意,很容易着凉。

    可现在那女孩只穿了短裤、短衫,纤细的腰因为趴着的动作而露出来,曝露在空气里,她似乎是有点冷,很努力地把身体蜷缩成一团,不肯从梦乡中醒过来。

    就算看不到她的脸,黎越也瞬间明白了保全为什么说这女孩可怜,因为他看到她的瞬间也觉得很可怜,像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尤其对方是等待的是他。黎越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第一念头竟然是觉得她很可怜,他皱了眉。

    看黎越没靠过去的意思,首先按捺不住的是保全,他快走几步进了休息室,在睡着的女孩的肩上拍了一下,“季小姐,妳醒醒,黎先生回来了,季小姐。”

    保全拍了两下,在三人的注视下,沉睡的女孩终于醒来,她坐直腰,伸手揉揉迷蒙的眼睛,对着保全勾勒出一抹笑容,“怎么了,哎呀,我睡着啦?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睡得迷迷糊糊,说出口的话透着可爱。保全脸一红,“没关系,是妳等的黎先生回来了。”他说着指向黎越,又忐忑起来。眼前的情况分明是三角关系,他好担心眼前的女孩。

    还有点懵的女孩呆呆地转头看向黎越,愣了一会,片刻后露出极其绚烂的笑容,她跑过来,一点也不客气地把他抱住,“你终于回来啦。”

    黎越愣住,蒋薇傻眼了。只有女孩满脸的真诚、自然,丝毫不觉得她拥抱男人一下有什么不对,她抬头看着黎越,虽是抱怨,却满脸娇嗔,“我坐车几个小时都要累死了,结果还要我等这么久。”

    身体被陌生的女孩抱着,柔软的触感让黎越僵住,他的眼眸微瞇着,回过身后就只剩冷漠,不客气把女孩从身上扒下来,“妳是谁?”

    听黎越这么一说,蒋薇松了一口气,保全却久久不能回神,“季小姐,妳不是说妳是黎先生的女朋友吗?”

    被推开也没有多少尴尬,被喊为季小姐的女孩可爱地耸肩,有点孩子气,“是我自封的,他还没承认呢。”

    这一次大家都无言以对,只剩下她依旧笑嘻嘻的。

    “妳到底是谁?”黎越不喜欢让人看他的笑话,没什么耐心,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黎越的眼神实在算不上温和,平时这样看别人,身边年轻女孩们哪怕怀有什么心思也都紧张起来,被他吓到。可让他震惊的是,眼前女孩完全不在乎他眼底的威慑和冷漠,她的脸上写满笑意,依旧是笑容绚烂。

    她的口气有些得意,“我说你怎么就把我忘了呢?”

    第一次见到不怕自己的女孩,黎越皱眉,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可奇怪的是,他看着她得意的小脸竟也没有恼怒。

    “妳到底是……”询问的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黎越深深地打量眼前的女孩,找寻记忆里的模样,“妳是季佳佳。”

    “宾果,猜对了。”季佳佳更开心,“好感动,原来你还记得我,虽然可能只有一点点。”

    她实在是很乐观,其实他根本把她全然忘了,如果不是前几天老妈的一通电话,他绝对想不起一丁点。黎越想反驳、打击她,可看着她绚烂的笑脸,像被感染了一样,沉闷了一晚上的心情奇异地放松不少,尽避季佳佳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就是麻烦的代名词。

    不过看着眼前的女孩,黎越难掩震惊,他怎么都想不到当初的小胖子会成为现在的高挑女孩。眼前的季佳佳一改记忆中的模样,浅灰色热裤和同色短衫完全勾勒出了女孩的妖娆身躯,白皙的肌肤发着光一样,即便不施脂粉,在夜里也十分耀眼,胸前弧度的起伏就连向来不近女色的黎越都忍不住移开了目光,掩饰自己的想法。

    黎越想到了几天前老妈的那通电话,显然季佳佳就是因为这个而来。只可惜那通电话之后她没有立刻过来,老妈也没继续打电话说什么消息,他还以为季佳佳想清楚,不来了,也就没当一回事,毕竟他并不乐意接待这个麻烦,还要成为她的保姆,谁知道过了这么多天,这丫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还大剌剌地说是他的女朋友。

    想到季佳佳大胆的冒充,黎越没好气地看她,虽然眼前的女孩看着并不让他讨厌,但他也没心情旧友重逢,刚想质问她为什么乱说,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神色复杂的蒋薇。

    黎越的心头微动,嘴边的拒绝一下子咽下去,蒋薇眼底有着隐藏不住的嫉妒和怀疑,让他突然有了灵感。如果她误会他和季佳佳的关系,是不是能够死心?他不动声色地权衡了一下,看向季佳佳,“以后不准说什么女朋友、男朋友,我们只是同居一室而已。”

    听到这话,蒋薇瞪大眼。而反应比较坦然的人是季佳佳,她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我好累,现在可以上楼去睡了吗?”

    “什么时候到的?”

    “七点欸,我坐车好几个小时,谁知道你不在家,真过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等到都睡着了。”

    黎越不置可否,也不打算解释他的行踪。

    “不过,原谅你了。”季佳佳笑得狡黠,“谁让我们要住在一起,团结比较重要。”

    蒋薇的脸色发白,她的理智告诉她,从眼前两人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并不熟悉,可这个结论并不能让她开心,只是看着季佳佳和黎越相处时候的自然,她的心就几乎凉透。

    如果两个许久未见的人再见后这样自然,比之前的猜测更可怕,尤其是向来对女人很冷漠的黎越来说。蒋薇从来没见过他对任何女人这样自然,心头的不安一点点蔓延,她握紧了手指。

    被一道灼热、复杂的目光凝视,即便神经不那么敏感的季佳佳也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她转头看盯着她的蒋薇,很快读懂了里面的嫉妒、羡慕,还有恼怒。

    目光在黎越蒋薇之间游走片刻,季佳佳甜甜地一笑,“这位是你的朋友吗?要不要去楼上聊?我真的很困,好想好好地睡一觉。”

    季佳佳自然的口气刺痛了蒋薇,她的脸色难看,“妳要住在黎越这里?”

    “是啊。”不急不慢地回答了蒋薇,季佳佳干脆地揽住了旁边面无表情的黎越的手臂,“你是主人,邀请一下呀。”

    “妳还知道我是主人。”黎越凉凉地开口道:“真不容易。”

    “当然知道,所以等你带我上楼,我很累、很困,拜托可怜一下奔波了一天的我吧。”

    淡淡地看季佳佳一眼,黎越转头看蒋薇,“妳开我的车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蒋薇原本还想鼓起勇气,找机会告诉黎越她对他的心思,谁知季佳佳的出现打乱了她所有的想法和计划。蒋薇满脸不甘,可也只能勉强地笑着,“好。”

    离开前,蒋薇最后深深地看一眼季佳佳,这个即将住进黎越家里的女孩。季佳佳应该比她年轻几岁,看起来满脸的青春,十分活泼。她不懂这个女孩为什么这样热情,就连黎越这样冷漠的男人都被感染,这让蒋薇有些嫉妒、有些羡慕,还有酸楚。可想想她刚喜欢黎越的时候也是跟季佳佳这样的年纪一样,那为什么当时的她没办法吸引他?

    蒋薇不懂,思考后却只剩下默然。即便是那时候的她,依旧很矜持而骄傲,不屑于去纠缠男人,更不会死缠烂打,她的爱和她自己一样骄傲。蒋薇不想承认季佳佳很可爱,只能一遍遍地安慰自己黎越不会喜欢季佳佳,只有这样她才能维持冷静的面孔。

    送走了蒋薇,看一眼旁边满脸八卦表情的保全,黎越面无表情地看季佳佳,“妳的行李放在哪里?”

    “喏,这就是。”小跑着去休息室角落拎出一个不大的皮箱,季佳佳乖乖地走到黎越的身边,还对保全挥了挥手,“谢谢你收留我。”

    实在没办法拒绝笑得这么灿烂的女孩,保全挠了一下头,“小事一桩。”

    看季佳佳热情地打了招呼,黎越一脸平静地接过了她的行李箱,径直往楼上走。

    笑咪咪地看着他的背影,季佳佳得意地笑了。她就知道黎越不会抛弃她,原本担心不能顺利登堂入室,还想着得耍赖,没想到这么顺利。

    黎越带着季佳佳坐电梯到十五层,到了他的房间,一路上沉默不语的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眨眨眼的她。

    “怎么不进去?怎么了?”

    黎越居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算是利用了季佳佳让蒋薇退却,可事实上他并没有作好与人同居的准备。

    在得到季佳佳来的消息之后,黎越就作好了准备等她到来时,直接找机会暗示她,他并不欢迎,也不方便,如果不来是最好,若真的来了,他会礼貌地帮忙找一家安全性很高的饭店,帮她付半个月的费用,让她去那里住,留给她找到房子搬进去的时间,算是完成老妈交代的事情。

    当然,黎越没资格阻止季佳佳来事务所工作,可即便她也来了,也希望她能懂事地保持距离,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最好。他之前就是这样决定的,并且觉得天衣无缝,季佳佳没有理由拒绝。

    谁知季佳佳迟了快十天之后突然到来,蒋薇的加入又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他阴错阳差地答应季佳佳住进来,显然这会再赶人有些不合适,只能让她暂时住在这里。何况他就算让她走,看她的性子也会要问个清楚,实在是麻烦。

    黎越以为季佳佳还会是他记忆中的乖乖女孩模样,特别柔弱,需要人保护,才被老妈安排在他身边,谁知迎接来的是一个格外难缠又搞怪的她,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应对。

    站在门口,黎越微叹一口气,“今晚妳先住在这里。”

    “谢谢,需要换鞋吗?有我能穿的拖鞋吗?”季佳佳藏起得意的笑容。

    “没有,不用换了。”对有洁癖的他来说,这个决定很困难。

    “好的。”

    看季佳佳穿着鞋进去,黎越的浓眉紧锁,他有洁癖,虽然算不上很严重,可看着房间里的脚印还是浑身不适,“我必须对妳讲清楚,今晚只是暂时收留妳……”

    突然定住脚步,季佳佳转身,眨眨眼盯着他瞧,“我猜你应该没给我准备房间吧。”

    黎越不置可否,选择不回答。

    抿抿嘴巴,季佳佳也不气馁,“本来我过来时是要打你手机说一声的,可是手机在路上弄丢了。抱歉来得太突然,我想你应该有很多个人习惯要告诉我,原本我们有几个小时能沟通,只可惜你回来得太晚,我现在很困也很累,实在没办法和你好好交流,明天再说好不好?今晚我先去睡。”

    她突然停下,两人差点撞在一起,黎越连忙停住脚步,听她这一连串的话,眉头始终没解开,他压根没打算让她住进来,怎么可能收拾客房,“妳的手机弄丢了?”

    “是啊,你的号码也在里面,我没有记住,不过这里的地址我写在了纸条上,感谢老天我记得,不然就惨了。”

    对她满脸的感慨无言以对,黎越只能皱眉。

    把行李找个不碍眼的角落放下,季佳佳伸手指了一下沙发,“我有带睡衣,现在可以去洗澡、睡觉了吗?我本来要提前几天过来的,可是最好的朋友闹分手,怕她出意外,我陪了几天,每天都要熬夜,真的很累。”

    黎越打算告诉她他的洁癖,因为家里很少来客人,更别提女人,所以他打算严厉地告诉季佳佳,即便是只住一夜,也要维持良好的习惯,可这些话他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眸光看到她发黑的眼圈,到嘴边的话都咽下去。他冷着脸,淡淡地开口道:“客房的床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关系,我先睡一夜沙发好了。”

    深深地看她一眼,他皱眉,过了一会,丝毫没有半点温柔地说道:“左手边是我房间,里面有浴室。”

    季佳佳的眼前一亮,“你是要我睡在你床上?”

    “不想去就睡沙发。”

    “我去。”带着喜悦地喊了一声,季佳佳干脆地冲进去,直接扑倒在他床上,“晚安啰。”

    黎越看着她的鞋子几乎都碰到被子,额角狠狠地跳动几下。她真是有够随便,该死,都怪他一时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