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腹黑相公的童养媳 第四章

腹黑相公的童养媳 第四章

作者:朱轻书名:腹黑相公的童养媳类别:言情小说
    过了一日,林俊佑去学院读书,洛钰婷去山上干活,林母独自一人在家,突然听到有人来敲门。林母开门一看,却是庄有成,手里还拎了只兔子。

    林母有些诧异,“有成,你这是什么意思?”

    庄有成道:“林伯母好,我打到一窝兔子,一个人吃不完,送一只给你们。”

    “不用、不用,你自己带回去吧。”无功不受禄,林母一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巴巴地送一只兔子来。

    “林伯母,上回我托钰婷做了双鞋,她少收了我一百文,我一直觉得过意不去,好在今日猎了一窝兔子,所以伯母您一定要收下。”庄有成客气地说道。

    闻言,林母愣住了。

    两个人推让了好半天,最终林母还是收下了。

    等洛钰婷做完山上的活,回到家里时,就见林母已经把兔子杀好,内脏、皮毛也都已经处理干净了。洛钰婷问了林母,知道兔子是庄有成送来的,她也没多想,庄有成这个人是很懂得感恩的,平时得了多的猎物,分与当年分饭给他吃的人家,这种事多了去了。

    林母也不点破,只是告诉洛钰婷,让她把兔子肉处理好,腌一半,吃一半,晚上烧一道麻辣兔丁,自家儿子爱吃这个。

    到了晚上,林俊佑果然就着麻辣兔丁吃了两大碗米饭。他摸着肚子问林母,“娘今天怎么想起来买兔子吃?”他记得兔子又贵又肉少,娘一向节俭,哪里舍得花钱买兔子肉。

    洛钰婷也很好奇,今天娘主动给她挟肉吃,她有点受宠若惊。

    林母看了洛钰婷一眼,笑道:“有成送的,说是多谢你姐姐帮他做鞋。”

    闻言,林俊佑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又不是白给他做,银货两讫,还谢什么谢。”他觉得庄有成这个人挺烦的,没事送什么兔子啊?肯定别有居心,早知道是庄有成送的,他就不吃了。林俊佑的心里很不舒服,他把碗一推,起身,“我吃饱了。”

    洛钰婷与林母面面相觑。

    “来,妳多吃点。”林母将麻辣兔丁往洛钰婷那边推了推。

    书院要放十天农忙假,只有少量功课,中午一下学,林俊佑便收拾书包往家赶,徐海追上他,气喘吁吁地问他干嘛跑那么快。

    “我要去一趟镇上,买个东西。”

    “那你干嘛不等我一起啊?”徐海的家就在镇上。

    “很赶,去晚了就没得买了。”

    “什么东西?我明天可以帮你买好,你到时候来拿就可以了。”

    林俊佑健步如飞,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阿蛮汤包,得趁热买、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就是汤包,明天早上去买也行啊。”

    林俊佑摇头,“前几天答应过钰婷,要买阿蛮汤包给她吃,今日就让她吃上。”

    徐海道:“怎么不叫姐姐了?”

    林俊佑笑,“现在开始不叫姐姐了,以后也不叫。”他得让人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知道,洛钰婷可不是他的姐姐,她是他的未婚妻!

    徐海有点受不了他这副傻笑的样子,一拳捶在他肩上,“那就快走,去晚了真的会没了。”

    林俊佑匆匆忙忙地买了汤包,怕途中汤包凉了,还特地去找徐海家要了块小包布包回来。当他快到家的时候,他还特意很小心地伸手进去摸了摸用来装汤包的油纸袋。嗯,很好,还是热的。

    可谁知道,当林俊佑兴冲冲地跑进家里的时候,却发现自家母亲和洛钰婷正在吃汤包,庄有成还陪在一旁笑呵呵的。

    “林兄弟回来啦,快来一起吃吃看阿蛮汤包,我听人说味道很不错。”庄有成热情地向林俊佑打招呼,好像他是才这家的男主人一般。

    林俊佑抱着小包布走到桌子旁边,洛钰婷起身让他坐,林母给他拿筷子。他看了一眼桌上的小汤包,然后嘴角慢慢浮现笑意。

    “你买的啊?”林俊佑看着庄有成,笑得一点都不真诚。

    庄有成点头,“我去城里办事,然后看到很多人在排队买,想着味道应该不错,便多买了几个,给大家尝尝鲜。”

    林俊佑点点头,“谢谢你费心了,不过,汤包要买大的,然后趁热更好吃,不如你尝尝我买的吧?来来来,不要客气。钰婷啊,妳去厨房拿几个碗和筷子来。”

    洛钰婷不知道林俊佑想干什么,不过他既然叫她了,她便听话地去拿了碗筷来。

    钰婷?林俊佑不是一向叫钰婷姐姐的吗,怎么今天改叫她的名字了?再看看林俊佑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庄有成心里觉得有点奇怪。

    林俊佑将他买的汤包拿了出来。从表面上看,他买回来的汤包和庄有成买的汤包并没有什么两样,不过是庄有成买的是小号的汤包,而他买的是大号的汤包而已。

    待洛钰婷拿了碗筷过来,林俊佑便教她将大汤包装了,捧了一碗给林母,一碗给庄有成,一碗放在他面前,还有一碗给了洛钰婷。

    接下来,林俊佑假借天热,拿着他宽大的衣袖,不住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搧着风。最重要的是,他偷偷对着他面前装着大汤包的那个碗搧风,然后他开始慢条斯理地说起了这汤包的故事,又细细解释到底要怎么吃,才能将这汤包的美味悉数体现。

    林氏家规以男儿为上,林母更是严格奉行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贤妇守则。所以只要林俊佑没有开动,林母便不肯动筷子,洛钰婷就是再想吃也不敢动。更别提庄有成了,他毕竟是客人,哪有主人不动筷,客人先动的道理?奈何那汤包的香气一个劲地往他鼻孔里钻,馋得他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林俊佑说了一段时间,袖子便搧了一段时间,估计着他面前的那个大汤包应该差不多半凉了,这才朝庄有成说了一声:“庄兄请。”

    庄有成早就已经等不得了,一口咬住了大汤包。没想到,滚烫的汁水溅了他一嘴,口腔里彷佛进了火炭,他忙不叠地吐掉。这么烫?舌头大概要起泡了。

    “庄兄,难道你不爱吃这大汤包?”林俊佑在心里闷笑,面上却关切地说道。

    “不不不。”庄有成被烫得不行,想说不是的,不是他不爱吃,只是这汤也太烫了些。

    林俊佑恍然大悟,“既然庄兄不爱吃,那……钰婷,快把这汤包撤了,再去切盘西瓜来给庄兄用。”

    洛钰婷依言撤去了庄有成面前的汤包,去厨房切西瓜了。

    林俊佑见母亲也正准备吃汤包,唯恐母亲的嘴也被烫坏了,他连忙又说道:“娘,烦您拿块帕子给庄兄擦擦脸。”

    林母一看,果真见庄有成的两颊上都是淋漓的汤汁,看起来有些狼狈,便也起了身去寻干净帕子去了。

    林俊佑低下头,咬了一小口的包子皮,吸吮着温热适中、极度鲜美的汤汁,惬意地瞇了瞇眼睛,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闻到了从对面飘来了鲜香气,庄有成忍不住地吞了一口口水。

    林母与洛钰婷回来,分别拿了帕子和西瓜给庄有成,然后便各自坐下,开始品尝汤包。

    见众人都有汤包吃,他却只能吃西瓜。庄有成又吞了一口口水,心想林俊佑买的大汤包味道确实很好,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买的小汤包更方便入口,一口一个,还不会烫嘴。

    洛钰婷吸了一口大汤包里的汤汁,果然觉得比小汤包更美味啊,于是问林俊佑,“你怎么也买汤包了?”

    林俊佑立刻笑得很甜蜜,“那天妳不是说想吃?所以趁今日例休,就特地跑去买回来与妳吃。”

    洛钰婷本来只是顺口一提,谁知道他就真的去买了。

    “来,妳再吃一个。”林俊佑见她的碗里空了,马上又挟了一个给她。

    洛钰婷见状连忙说道:“你也吃。嗯,这阿蛮汤包确实挺好吃的。”

    林俊佑看着她,笑得甜蜜蜜。

    坐在他们对面的林母觉得老大没有意思的,见庄有成也有一丝丝尴尬,于是又劝他吃西瓜。

    人家吃着香喷喷的汤包,偏庄有成吃着自家种的,每天都能吃到的西瓜。虽然西瓜也很甜啦,但总觉得不是滋味。闷闷地坐了一会,庄有成告辞离开。

    洛钰婷看着庄有成买来的小汤包还有剩,便问林母,“娘,如今天热,汤包只恐过了夜就不新鲜,不如我去把有成哥送来的汤包用井水冰镇好了,明日给我当早饭吃,至于弟弟嘛,明早我煮面给他吃。”

    林俊佑连忙说道:“别动,就放这里,我还没吃饱,给我吃吧。”哼,他可不能让洛钰婷吃庄有成买的东西,她只能吃他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