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裘梦娘娘收钱不找零 第三章

娘娘收钱不找零 第三章

作者:裘梦书名:娘娘收钱不找零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苏明月醒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一阵鸟雀的鸣叫,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青色的帐幔。

    这是哪里?她不是在冷宫吗?这里明显不是冷宫啊。

    苏明月的眼珠子转了转,将手背贴到了额头,体温很正常。

    她知道自己生病了,可是眼皮沉重得根本无法睁开,恍恍惚惚间感觉似乎被人用车推了很长一段路,再然后便是一片黑暗了。

    透过床幔洒落的光线,让她知道现在是白天,具体是什么时辰却不太好说。

    就在苏明月想东想西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老妇人走了进来。

    当她掀开床幔,看到苏明月醒了,脸上立刻带了笑,“姑娘醒了啊,正好趁热把药喝了。”

    她将床幔挂起,顺势坐在床边,伸手将醒来的苏明月扶坐起来,然后又从床边的小凳上端起刚刚摆在那的一碗药送到她嘴边。

    药还未入口,苏明月已经感觉到了满嘴的苦涩,中药什么的实在好苦,不过良药苦口,再苦都要喝下去,于是她咬着牙,很快将药喝完。

    老妇人将空碗收走,笑着对她说道:“醒了就不要紧了,这都七、八天了,余毒总算是排清了。”

    “余毒?”

    老妇人点头,“是呀,姑娘风寒入体,引起身上的余毒发作,这才一直昏迷不醒。”

    苏明月无言,差点儿忘了苏皇后是中毒死的,她借用了人家的身体,自然是带着余毒的。

    “老人家怎么称呼?”她问。

    老妇人笑笑,道:“老身夫家姓王,姑娘叫我一声王大娘就行。”

    “王大娘,”苏明月从善如流,“我想问一下,不知道是谁送我过来的?”

    “我也不太清楚,那人给了我足够的银钱,又留下药方,让我按方抓药,按时熬给妳喝,别的也没交代。”王大娘道。

    “那人后来还有来过吗?”苏明月又问。

    “来了一次,又留了些银钱跟一个包袱给姑娘,说如果姑娘醒来要离开的话,就让我帮忙准备路上吃喝的行囊。”

    苏明月沉默了片刻,然后笑了下,道:“我知道了。”

    是白茶还是常冬?应该是常冬,他身为侍卫,出入宫门是比宫人方便的。

    他留下的话的意思是她自由了,她这样理解没错吧?

    病好之后,她要去哪里呢?

    苏明月突然有些茫然。

    虽然之前是有想过随便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日子,但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她又要去何方呢?

    算了,还是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吧。

    苏明月并没有纠结太久,就决定顺其自然。

    现在有一件必须要优先处理的事。

    她病了这些日子,住的屋子,身下铺的,身上盖的,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浓重又挥之不去的药味,完美诠释了她久病卧床的现实。

    如今她既然醒过来,也能够下地了,就必须晾晒被褥,打开门窗通风,再有就是洗澡、换衣物。

    虽然王大娘并不赞同她沐浴,但到底还是没能拗过她。

    洗漱好后,王大娘给她端来了饭。

    自从穿过来,苏明月一直就没机会好好吃上一顿饭,估计满肚子全是灌下去的药水,所以即使王大娘端来的午饭只是略显浓稠的白粥,对她来说也堪比珍馐佳肴,吃得十分香甜。

    能好好吃一顿饭真是太不容易了,粗略算一算,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竟然差不多有小半个月的时间了,想想就全是泪。

    她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看她吃得香,王大娘颇感欣慰,这些日子因她昏迷不醒,平时除了喂药外就只能喂食一些流食,勉强维持着她的体能,现在她可以自己进食,自然就能补充更多营养,让身体早日完全康复。

    因为长久没有好好进食,虽然苏明月很想多吃些,但也只能强制自己在两碗之后放下筷子,不然身体会受不了。

    见外面阳光正好,苏明月便坐在檐下背风处一张竹椅上晒太阳,没多久就舒服得昏昏欲睡。

    就在这时,她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

    不对!

    她不能在这儿待太久,常冬应该也是希望她离开才会交代王大娘那些话,甚至为她备好了银钱跟包袱,宫里一定又出什么事了,可能还跟这具身体的原主有牵扯。

    “王大娘。”苏明月扭头喊人。

    “姑娘,怎么了?”听到呼唤的王大娘从屋中走了出来。

    苏明月极力镇定,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那人留给我的银钱和包袱在哪里?”

    王大娘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道:“东西在我屋里,姑娘跟我进来看吧。”

    “嗯。”

    两个人进了屋,王大娘从箱笼中翻出一只布包递给她。

    苏明月也没回避,直接放到桌上打开。

    包袱里面有两只放了银钱的布包,拿在手里掂一掂,相当有分量。除此之外还有官防路引、身分凭信,以及几套换洗衣物,质料普通,式样简单,还分了男女,常冬考虑得不可谓不周到。

    对此,苏明月忍不住在心里给了他好多赞。

    “王大娘,我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该走了。”清点完东西,苏明月正式向王大娘提出辞行,虽然她心里也清楚自己还需要好好将养,可是她如今身分特殊,处境微妙,没办法啊。

    王大娘愣了一下,倒没多想,只是不免有些担心,“可姑娘才醒,真的不要紧吗?”

    苏明月微笑,“不要紧的,我人都醒了问题就不大了,而且也真的是有事要办,不好再多做耽搁了。”

    王大娘略有迟疑,到底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姑娘,恕老婆子多嘴,姑娘才醒,就算再急也等上一两日,确定身体状态适合上路再离开也不晚。”

    苏明月认真想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大娘说得有理,那我就再多叨扰两日。”

    “姑娘客气了。”

    苏明月摸出一块碎银递过去,“这些日子给大娘添麻烦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收下。”

    王大娘急忙双手推拒,面有惶恐,“不用不用,那位公子已经给过两次银钱了,再要就显得我老太婆太过贪心了。”

    见对方执意不收,苏明月也不再勉强,道:“我如果要离开的话,车马行囊也都需要再做些准备,一切就麻烦大娘替我操持一下了。”

    “这个没问题,妳去歇着吧,我忙完厨房的活儿,一会儿就出去帮妳联系车马。”

    “谢谢大娘。”

    “不用客气。”王大娘起身往厨房去了。

    苏明月将包袱放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又坐回了檐下的竹椅,趁着这段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