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玛奇朵王妃坑钱不手软 第三章

王妃坑钱不手软 第三章

作者:玛奇朵书名:王妃坑钱不手软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皇宫里,在皇后宫中伺候的宫人们一个个轻手轻脚,说话轻声细语,就连呼吸都放轻了。

    他们如此小心翼翼,是因为安乐侯进宫了,就怕这对姊弟会如之前一样不欢而散,他们倒霉会被迁怒。

    只是其他人避的开麻烦,贴身伺候皇后娘娘的几个大宫女却是跑不了。

    平日能在皇后身边伺候是多大的殊荣,但这时候她们却恨不得自个儿在外面扫地,怎么也不想待在这里,就怕下一瞬自个儿就成了姊弟两个争执的炮灰。

    “我听说你那日带着一个姑娘在街上喝茶?”夏侯馨一脸期待的看着下头的夏侯彧,只恨不得马上就找到那姑娘,仔细的调查其家世品行,假如没有什么大问题,明儿个就让两个人拜堂成亲。

    “姊姊说笑了,不过就是萍水相逢而已。”

    夏侯彧脸上挂着一抹浅笑,可只要熟识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他的习惯表情,别妄想看出他的真实情绪。

    夏侯馨却不相信这个弟弟。如果只是简单的巧合,她才不会催着他进宫来。

    之前,那不要脸的胡家退婚,还四处说他们悔婚实在是有苦衷,说的比唱的好听,气得她决心要整治胡家,可弟弟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拦住了她,让她别多计较,气得她跟他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算一算,他们已经有好些日子不曾再见。

    如果不是夏侯家就只剩下他们姊弟两人、如果不是他好好一个俊俏郎君一次随军出征落得残疾回来,她又何必如此担忧气恼,生怕他找不到一个良配?

    可还真的应了那句俗语,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她这里急得要火上房,这小子却漫不经心,如今终于听说一点苗头,她怎能不连忙把他给召进宫里来问个仔细?

    他都已经二十四了,同年纪的人要是成婚早点的,搞不好都能够开始相看儿媳妇了,也只有他到现在还一个人守着那个空荡荡的安乐侯府。

    就算是为了夏侯家的香火,她也不容许他再这么肆意下去。

    “少来!我可听你的贴身小厮方圆说了,你和那位姑娘还在小巷子里不知道说了啥,还有茶摊子上,你帮那姑娘说话了是不是?”夏侯馨一条条的指了出来,口气咄咄逼人。

    别看他总是一副笑笑模样,像是一个老好人,那全都是糊弄外人的,他骨子里有点冷漠,平日若无事是绝对不会开口多说一句话,更别说对象是个姑娘家了,就连他之前订婚的胡家姑娘,说不定两个人说话的句数都没超过五根手指。

    方圆那小子本来就爱操心,自从他的腿瘸了以后,更是变本加厉,这次的事情会传到姊姊的耳里,他并不意外,只是不知道方圆到底是怎么说的?不过就是随口说了两句话而已,怎么听起来像是他和那个姑娘都要私订终身了?

    夏侯彧无奈地叹了口气,“姊姊,没有方圆说的那么复杂,我和那姑娘真的就是萍水相逢罢了,她听到市井闲人议论我和胡家的婚事,打抱不平了两句,我怕胡家事后找她麻烦,所以把事情揽到自个儿的身上而已,除此之外……没有旁的了。”

    回忆里那近在咫尺的身躯,和一闪而过的香气,让他话语不自觉的顿了顿,他没放在心上,可一直注意着他的夏侯馨却是捕捉到了这一点的不同。

    哼哼!玩心眼玩到她头上来了,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还能够不了解他?要真的没什么,他连解释都不会解释。

    “行,你说没什么就没什么,可是婚事你还是得给我用心点,你不急着成亲,可夏侯家却不能无后。”

    要是之前她也不会这么着急,毕竟就算年纪大了,可是他光靠脸和一身的才华,那也有的是姑娘想嫁,可现在他瘸了条腿,就连一些小辟之女居然也敢挑三拣四了起来,让她每夜光想着夏侯家的香火传承有可能断在他们两人手上,睡都睡不安稳。

    夏侯彧也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他对女色不执着,更别说现在自己的身子有残缺,便不想拖累了旁人。

    就连据说为他守了多年的胡家姑娘,不也是知道他瘸了的消息后,就马上试探着要退亲吗?

    这乃人之常情,他没有怨怼,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姊姊,我知道的,只是我现在还没多想那些事,皇上那里……我也还有差事未完。”

    夏侯馨虽然知道这不过是推托之词,却不禁有点埋怨皇上。

    什么差事让别人去不好,偏偏要挑上他们夏侯家唯一的命根子去。

    “朝廷上的事情我不懂,可这子嗣问题你最好现在就给我开始想。”

    夏侯馨语重心长的道,“早些年你考上了功名的时候,说让我别管你的婚事,你自有主意,我也随你,后来你都二十了,好不容易替你订了一门亲事,你却又私下背着我答应了皇上随军出征,说要回来之后再成亲,我也应了你,甚至向胡家施压,让姑娘等你到了十八。

    “结果你回来伤了一条腿,你却还不在意,放任人家退亲,我哪还能不管?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你如今……是还能找到怎样的姑娘愿意嫁你?我每回想到以后夏侯家的香火就这么断了,我的一颗心就揪着疼啊!”

    夏侯彧听着姊姊又是叹又是怨的说了这一长串,却只能沉默以对。

    他知道自己的亲事的确是让长姊操碎了心,可是现在他也的确无法给姊姊一个答案。

    她刚刚略过不提的话他也明白,自己瘸了的脚就是说亲时最大的阻碍。

    夏侯彧的沉默让夏侯馨跟着沉默了,其实她也知道,就算没了脚的问题,弟弟也不可能随便找了个姑娘成亲。

    她这个弟弟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在某些时候又执着得过分。

    当年如果不是她硬逼着,或许连胡家那门亲事他都不会点头,也只能说误打误撞,胡家自己退了亲事,否则说不定最后也只是一对怨偶罢了。

    一想到这里,夏侯馨就觉得疲惫,“算了,不管你和那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了,总之,今年你的亲事一定得办,你自己要是找不到人,那也别怪我帮你找了亲事请皇上下旨赐婚!”

    这是警告也是最后的宽限,她知道如果不施加点压力,只怕他真这样孤家寡人过上一辈子。

    “姊姊……这勉强而来的亲事总是不美……”他皱着眉,表达出自己的不情愿。

    夏侯馨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美不美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要是再不成亲,夏侯家的香火就得断了。”

    姊弟俩僵持不下,最后还是以夏侯彧沉默地离开作为结尾,只是才刚踏出殿门,就听到里头细微的啜泣声。

    他顿了顿脚步,最后还是一拐一拐地慢慢走了出去。

    倾斜一边的影子随着脚步拉得很长,长得让人感觉有些萧瑟。

    左家在榕树巷子里也是挺有名的一户了,今日办喜事,不少左右邻居争先恐后地来道喜,尤其是家里有孩子读书的,更是恨不得也能沾沾主人家的喜气,先是考取宝名,后又能够迎娶名门姑娘当媳妇儿。

    因为家里没有其他人,所以前头的男客自有请来的人招呼着,而后头则是左书云自个儿招呼,但她藏在笑容里那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傲气,明显得让不少人心中有些微词。

    毕竟都是多年的老邻居了,谁不知道左家的事!

    左家两兄妹,一个是只顾着埋头读书的书生,一个是整日只会吟些诗词,也没见她操持家事的懒姑娘,平日里和左邻右舍多说句话,就跟玷污了她的嘴似的。

    撑起这个家的正是那天被毁婚的那个姑娘。

    虽说她在大户人家里做绣娘,不常出现在巷子里,可是哪次回来不是拎着东西,要是碰上了巷子里的孩子,偶尔也会分些糖块,问候他们这些邻居。

    结果好不容易把男人给供出来了,还以为接下来有好日子过了,谁知道这左家人实在太不是东西,居然把一个这么好的姑娘抛弃了。

    原来以为左家在发榜后急着办婚事是为了娶那姑娘,他们这些老邻居谁不是替她欢喜,总说她可算是苦尽笆来了,以后也能够好好歇歇,享清福,谁知道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就算没仔细听见她和左家姑娘说的话,可瞧婚书都撕了,娶的也是别人,谁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不过就又是一个陈世美而已,只不过他们只订了婚,还没成亲,所以旁人也无法多说什么。

    左书云不是不知道一些躲在角落里的婆娘们正在说她和哥哥的闲话,可是那又如何?她家也要变官家了,那些人就是把嘴说破了,难道还能够影响他们不成?

    再说了,哥哥已经在亲家翁的帮忙下谋到了京城附近一个县城的官职,新婚后就要过去赴任了,到时候她就是真正的官家千金了,再也不会跟这些人有什么牵连,她可没兴致跟她们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