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喜格格单身到今天为止 第三章

单身到今天为止 第三章

作者:喜格格书名:单身到今天为止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刚吃完中餐回公司,林佳恩闪身进入一楼大厅旁的洗手间里,看着镜中脸色发白的自己,忍不住眉心紧蹙。

    真要命,每次到天气变化比较剧烈的季节,若再加上工作过度就会变成这副模样,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万一被老板看到,免不了又是一顿宛如汪洋大海般无边无际的碎碎念。

    她一口接一口小心呼吸着,一手放在胸腔上,祈祷气喘可别在这节骨眼上发作。

    今天早上老板大人突然宣布,今天下午极可能和一位享誉全球却锋芒收敛多年的钢琴家碰面。

    老板想要积极说服对方复出,并把复出后所有的音乐事业交由“方宙音乐”负责。

    如果合约顺利签下,接下来一连串包装、营销、录音、举办演奏会、签名会……等等,都将会交由公司内部某个部门负责。

    老板要所有企划人员放下手边事务,先全力草拟出一份企划案,如果顺利让对方点头签约,所有动作便立刻展开,她当然也不例外。

    林佳恩感觉呼吸慢慢平稳下来,拿出能绽放陶瓷般光泽的自然妆感腮红,沿着笑肌往颧骨方向快速刷了两下,呈现出极为自然的红润好气色。

    她凑近镜面,仔细打量此刻嫣红的脸颊,再拿出不显厚重的粉色唇膏,在唇上来回抹了几下。

    嗯,看起来精神多了!

    接下来是眼睛,她先快速在眼睫毛上各刷两次睫毛膏,再拿出亮色眼影打亮眼皮,接着用温和大地色刷满眼皮中间,两只眼睛瞬间炯亮有神到令人赞叹的地步。

    不过,这还不算完。

    她祭出更深的大地色,细细按压在双眼皮上,啪的一声阖上眼影盒,凑近到几乎快贴在镜子上,开始上下左右来回检视。

    很好,这是随时打算冲上工作战场的元气妆。

    林佳恩满意的把眼影盒丢入包包里,脚踩两吋高跟鞋,身穿典雅紫色套装、跟在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身后,缓步走进电梯。

    她偷偷打量对方几眼,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个问号。这男人是来干么的?

    通常出入这栋大楼的人都是一副社会菁英的打扮,西装笔挺是基本款,意大利特别订制的皮鞋也是司空见惯,可这男人居然一身休闲打扮,脚上穿着慢跑鞋,而鞋子上还沾上诡异的深土黄色不明物体。

    她惊了一下,忍不住瞪大眼睛多看两眼,赫然发现慢跑鞋上的土黄色不明物体居然是土,而且还是对植物很营养、稍稍偏黑的那一种。

    这位先生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想着,林佳恩看见对方按下八十七楼的数字键,她则按下八楼的数字键,接着他们各自转身面向电梯大门,两人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连视线都没有交集。

    八楼?欧双傅快速看眼身旁女人的侧面,乌黑亮丽的黑发披肩、五官不错、气色好得像天天进补的女人。

    看来利轩给公司员工的福利应该还不错,至少没有顶着过劳的黑眼圈,或是满脸睡不饱的浮肿神情。

    就在这时,电梯突然发出机械卡住的恐怖声响,接着毫无预警地狠狠震了一下。

    林佳恩心口一紧,惊恐地瞪大双眼,现在是什么状况?

    没等她反应过来,电梯快速往下坠,速度之快让她有种这架电梯会直接把人送到地狱入口的错觉。

    “啊——”林佳恩吓得尖叫,蹲下身,举起双手紧紧抱住头部,脑中想起以前曾看过电梯无预警下坠,活生生摔死人的新闻。

    她快死了吗?

    可是她还有好多美食没吃过、好多事情没有体验过,去年在老妈逼迫下冷冻的卵子也还没用过,她不要死不瞑目啊……

    她浑身抖个不停、快要呼吸不过来,连手中的皮包什么时候掉落也不清楚。

    深褐色皮包里头一堆有的没的化妆品、手机、记事本、企划案、梳子……随着快速下降的电梯通通逃出皮包,个个投奔自由,在电梯地面上下左右滚动。

    就在她精神彻底崩溃的前一秒,电梯突地停住!

    得救了?林佳恩愣了一秒钟,右手扶着冷冰冰的金属面板,吃力地撑起虚软的身体,勉强站起身。

    她看见身旁男人冷肃的侧脸,毫无情绪的目光地掠过正大口、大口吸气的她,先试着让电梯开门,试了几次发现不行,按下紧急通知钮后双手抱胸,摆出一副好整以暇等人来救的姿态。

    如果他不是来索自己性命的冷面阎罗,怎么可以表现得如此淡定?这根本不符合一般人应该有的表现!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冷面阎罗的侧面和背面怎么好像有点熟悉?疑似是半个多月前她在咖啡店“假孕退敌”中的其中一位男士?

    她缩到电梯最里边的角落,双手紧紧抓着胸口衣物,直到这时候她才听见自己发出并不陌生的咻咻呼吸声,心底暗自叫糟。

    惨了,继昨晚三点之后,她的气喘又发作了?

    林佳恩身体忽冷忽热,脑袋失去大部分的思考能力,只剩下怎么生存下去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比老妈早死,不然老妈会哭死!

    她背靠着电梯内部,眉心紧蹙慢慢蹲下身,使劲全力吸气,听着越来越可怕的咻咻声,发觉情况相当不妙,她低下头,想要从包包里拿出吸入器……咦!包包咧?

    林佳恩弯着腰,飞快看眼四周,发现皮包不知何时掉落地面,里面的物品滚出包包,正四散在洁净发亮的地板上,最重要的吸入器就在那双脏兮兮的慢跑鞋旁,而且还在小幅度地滚动着。

    命根子啊!

    她拚命伸长手想要捡起吸入器,无奈快要喘不过气来的肺部变成身体最重的负担,现在她连伸直手臂都显得很吃力。

    “先生……咻咻——拜托,咻咻——我需要你。”林佳恩边喘气边出声,粉唇微张,看向对方的眼神透露出深切的渴望。

    咻咻声越来越重,她解开衬衫最顶部的两颗钮扣,试着让呼吸能够稍微顺畅一点。

    只要他愿意帮自己拿吸入器,只要一口……只要吸上一口,这种要人命的窒息感,就能从快要爆炸似的胸腔慢慢缓和下来。

    她伸出手企图抓住对方,藉此吸引他的注意。

    听见她的话,欧双傅甫转过身,赫然惊见一只手正要碰触自己,当下沉下双眼,等他看清女人的面貌后,脸上慢慢浮现厌恶。

    这个女人那么爱演戏,怎么不往戏剧界发展?先是在咖啡店演孕妇,把他耍得团团转,现在居然还在他面前上演新戏码?

    欧双傅一个跨步向前,避开目的不明的碰触,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动手解开衬衫、微微张唇、不断喘息的动作。

    她想干什么?

    欧双傅眼神冰冷,与她保持一小步的距离,眼角暗地里扫眼监视器,让两人之间的互动在监视器上留下纪录,没有所谓的死角。

    瞄眼地上的吸入器,欧双傅内心挣扎了两秒钟,万一她真的有气喘怎么办?他不能见死不救……

    欧双傅伸长左手臂,左掌轻捏住她下巴,抬高,双眼仔细打量她的脸,没有,丝毫没有惨白铁青的迹象,肤色白里透红,气色好得不得了。

    他的眼神倏地转为冷硬,唇线抿紧。

    她又骗人。

    “拜托……咻咻——我需要你帮……咻咻——”忙把吸入器拿给我。

    林佳恩紧紧闭上双眼,眉心皱得快要打结,大口、大口吸着气。

    脸微仰、张开双唇,现在连眼睛也闭上了?欧双傅用力捏紧她的下巴,怒气从体内窜向全身。

    他差点就要相信她真的有病,只可惜她最大的败笔就在气喘发作时会脸色惨白,她却仍然满脸好气色。

    欧双傅松开手,退回原位,双手抱胸,冷眼看她还要表演到什么时候。

    被骗一次,可以归咎于是对方心存恶心,让人防不胜防,如果被骗第二次,那就是他太蠢。

    被他轻轻一甩,重心不稳的林佳恩一**坐在地上,微微张开双眼,双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物,用眼神朝他发出“为什么不帮我”的疑问。

    欧双傅没有费事回答她,只是冷冷盯着她,等她自己觉得无趣后恢复正常。

    林佳恩见求助无望,重新闭上眼睛,凝聚身上最后一丁点气力,努力想要喘过气来,然后她深深吸口气,双手往身前地面一撑,整个人拚命往前伸展,右手中指幸运地碰到他脚边的吸入器。

    快要拿到了!只要再努力一点点……

    她双眼泛红,全副注意力放在唾手可得的吸入器上,现在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这小小一罐更重要。

    欧双傅密切注意她的状况,发现咻咻声越来越大,内心开始动摇了,究竟是她演得太逼真,还是……

    心头霍然一沉,他视线扫向吸入器,正打算动手去拿,未料,有人动作比他更快!

    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林佳恩抛开所有形象、仪态,纵身扑向前,好不容易抓住吸入器,赶紧放进嘴里深深吸进一大口!

    “喂,妳……”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欧双傅手伸向她头部,打算要扶稳她。

    “叮。”跟刚才停止时一样毫无预警,电梯发出清脆的声响,门往两旁利落滑开。

    门外挤了大批人潮,有二十四小时在大楼内待命的电梯维修人员,以及闻风而来关心的人,其中包括一直找不到欧双傅的方利轩,以及林佳恩的好姊妹兼好同事夏羽兰。

    门外飘来维修人员间的对话——

    “这样就可以打开了。”

    “是,下次我一定更加注意……呃?”

    突然,对话没有再继续下去,连电梯外吵吵闹闹的人群也跟着全面噤声,个个看傻了眼,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喔喔喔!

    这、这画面太劲爆了吧?儿童不宜观赏指数笔直上升、冲破成人所能负荷的程度,不少人满脸通红的别开脸。

    只见女方趴在地上,右手拿着一个东西,正闭上双眼投入且用力地吸着,而从众人的角度看过去,那个连接点刚好是男人用来传宗接代的重要部位,而她身前的男士伸出手,彷佛正要去抚摸对方的头顶。

    “噗。”不知打哪飘来的闷笑声,适时敲碎众人发懵的状态。

    “让开,让开!”夏羽兰左推右撞挤开看热闹的人,急匆匆跑进电梯里,蹲下身,双手握住好友的肩膀,神色着急地低喊,“佳恩,妳气喘是不是又犯了?”

    林佳恩努力吸气,没办法开口说话,只能对夏羽兰点点头。

    欧双傅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事,大脑整整当机了两秒钟,他脸色僵硬,瞠大双眼,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误会她了?

    “我早上就说妳很不对劲,妳还要我不要担心。妳啊,工作超时又常常忘记吃东西,再这样下去小心提早从人生毕业。从今天开始,妳的健康我要亲自监督,协助妳延长寿命。”夏羽兰一边碎碎念,一边抓起她的皮包,快手快脚把四周物品通通丢进去,背到自己肩膀上,双手扶着全身虚软的林佳恩站起身,慢慢往外移动。

    途中,她快速扫眼电梯内的男人,奇怪,餐厅老板怎么在这里,而且还一脸大受打击的模样,没看过人气喘发作吗?

    林佳恩全身无力,宛如游魂似的被好友带着往外一步、一步困难移动着,右手紧紧抓着吸入器不放,还在深深吸、吐、吸、吐,得要一直持续到状况好转才行。

    见状,众人纷纷让道。

    “我们坐另一台电梯回办公室。”夏羽兰这句话飘散在依然静默无声的空间里。

    欧双傅看着林佳恩紧抓着吸入器的右手,自责与愧疚如潮水般一波波淹上,脸色也随之冷凝。

    他跨步走向林佳恩,想跟她道歉或者做点什么补偿都好,但一只及时压上他肩膀的大手阻止了他的脚步。

    他转过头,看见好友方利轩朝自己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

    欧双傅冷冷瞪着好友,刚才那记乱入的喷笑十有八九是这家伙发出来的。

    “兄弟,真精彩啊!”方利轩说话态度轻松,没忽略好友刚才那充满愧疚的眼神。

    也许他可以利用这点,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胡说什么。”欧双傅宽肩一拐,轻松甩掉方利轩的手。他生平最讨厌别人碰他,方利轩一直都知道这点,还明知故犯。

    “佳恩真可怜,听说只要季节交替或突然大变天她就会那样,能活到现在还真不容易啊。”方利轩状似无意的说。

    “佳恩?”欧双傅在心里默默念了一次她的名字,脸色更加凝重几分。

    刚刚他到底做了什么?明明轻而易举就能帮到对方,他却什么也没做……他真想揍自己一拳。

    “佳恩是我公司的员工,平常工作很努力,在同事间是出了名的拚命三郎,可以为了工作三天三夜不睡觉,好胜心很强,对自己的表现相当要求,却从不会排挤同事,相反的,只要同事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不管是公事还是化妆方面的疑问,她都会倾囊相授,据我所知很受同事们的信任。”方利轩见他听得认真,故意又把手搭上他的肩膀。

    这次好友没有闪开,反而露出若有所思跟自责不已的神情,让方利轩在心里偷偷吹了一记口哨。

    看来就算今天游说失败,他手中仍握有一张刚刚出炉、烧烫烫的王牌——林佳恩。

    林佳恩在他个人所编排的“动物谱”里,代表的是有着长长嘴巴的旗鱼——

    爱吃食物:挤成一团的沙丁鱼。

    擅长项目:用长嘴巴把挤成一团的沙丁鱼分开,然后快速吃掉。

    游动速度:比任何船只都快。

    身怀绝技:超佳爆发力以及惊人的速度。

    他最爱她的特点: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异常执着,而且除非把出现在眼前的成千上万沙丁鱼吃光光,否则不会轻易罢休。

    当旗鱼遇上公牛鲨,快与慢的对决,谁能独占鳌头?

    “她的气喘是真的?”可她的气色明明那么好……听见好友扯什么化妆,欧双傅快速扫眼路过的女人,瞬间明白了什么。

    唉……化妆品就该有化妆品的样子,遮瑕疵什么的就够了,呈现天然好气色根本超级危险。

    没想到她是利轩的员工,而且听起来似乎不是会故意设计别人的心机女。欧双傅重重闭上双眼,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举止,愧疚感快速在他心中蔓延开来。

    “千真万确。”方利轩拍拍好友肩膀,带他走向另一座电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走走走,喝咖啡去,今天这事就忘了吧,算她倒霉啰,有病还画什么自然luo妆,分明是自寻死路嘛!这完全不关你的事,你大可以不用放在心上。”

    听着好友没良心的说词,欧双傅拉长了脸,一掌拍开好友趁他不注意时搭上来的手,用眼神警告他最好不要再往下说,越说他越愧疚。

    当两人坐下来享用咖啡时,欧双傅根本没在听方利轩口沫横飞大说特说什么鬼东西,因为脑袋里有个念头不断打转,搞得他心烦意乱。

    刚刚那个女人不晓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