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凡芯误入妻途 第三章

误入妻途 第三章

作者:凡芯书名:误入妻途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关洁书提着晚餐,脚步轻快地走回家。

    就在走进转角之际,三道人影朝她冲来,她还来不及反应,手中的皮包就被抢走了,晚餐也因此掉落在地,下一秒她反应过来,大喊一声,“抢劫!”随即拔腿追上。

    当她快要追上时,一道黑影从巷子出来,恰好挡住她的去路。

    “妳……”

    她没想到又会遇到严毅钧,但此时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她急切地道:“我的皮包被他们抢走了。”说完,她想要推开他继续追。

    严毅钧一把抓住她的手,沉声道:“在这里等我,哪里都不准去。”不等她有所回应,他马上转身追上去。

    他那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关洁书不自觉乖乖地站在原地,等他回来。

    过了约莫五分钟,严毅钧回来了,将手里的皮包递给她,“看看东西有没有少。”

    她打开皮包检查,“没有,谢谢,你……流血了。”

    严毅钧瞧了右手臂上流着血的伤口一眼,淡淡地道:“小伤。”

    “走,去医院。”

    “不用了。”

    关洁书急得跳脚,又见他一副“妳未免太大惊小敝”的样子,她想也不想就往他受伤的右手臂打下去。

    没料到她会突然攻击,他来不及闪躲,只能硬生生接下她的暴力,“妳在做什么?”

    看他痛到皱眉,她焦急的心情瞬间冷静下来,故作无辜地道:“不小心碰到的,很痛吗?”谁教他这么爱逞强。

    严毅钧瞪着她,他要是看不出来她是故意的,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关洁书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不管怎么样他是因为她才受伤的,“我送你去医院。”

    “我不喜欢去医院。”

    不喜欢也要去,在逞什么强?她很想这样告诉他,可他的表情很难看,让她不敢说出口,见他要走,她连忙挡在他面前,“去擦药。”

    “我不想去医院。”他再次重申。

    “那去我家。”关洁书拉着他没受伤的左手,硬是将人拉着走。

    严毅钧看着她抓着他的手,内心闪过一丝愧疚,情势所逼,别无他法。

    来到她的住处,他不动声色地梭巡了一圈,门外两台监视器,大门三道暗锁,要偷偷进来得费点功夫。

    关洁书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走到柜子前,取出急救箱帮他擦药。

    “你住在这附近吗?”不然怎么会突然出现?

    “刚好来拜访客户。”

    “真巧。”

    “妳一个人住?”他这是明知故问。

    “对。”绑好绷带,她将急救箱收起来。

    “那妳还敢带我上来,不怕我对妳做什么吗?”袁成棠不是说她防备心挺重的吗?他倒觉得还有待加强。

    “谁教你不去医院。”关洁书自己也觉得奇怪,她很少让其他人进家门,可是她并不排斥他进来。

    严毅钧嗤之以鼻,“这是理由吗?”

    他有必要不高兴吗?她指了指他的手臂,“你受伤了。”

    “所以呢?”

    “还有所以?”

    严毅钧突然倾身向前,拉近两人的距离,“妳真的不懂吗?”

    关洁书吓了一跳,身子往后退,整个背靠在沙发椅背上,“你……做什么?”这样的姿势太过暧昧,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的心莫名颤抖。

    他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妳说呢?”

    她心跳倏地加快,“我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

    “就算受伤,只要我想,妳跑不掉的。”严毅钧说完,又坐正身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样逗她很好玩吗?

    “我是在用行动告诉妳,受伤的男人也是很危险的,别傻乎乎的,要懂得保护自己。”这是他的真心话。

    关洁书很想反驳说她平常不会随便让人进来,但解释太多好像又显得他对她而言是特别的,这样更尴尬,于是她只好回道:“我会的。”

    瞧她受教的态度,严毅钧满意地点点头,起身正要离开,就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错愕看向她。

    她一脸尴尬,肚子什么时候不叫,偏在这时候叫啦!

    他淡淡地问道:“想吃什么?”

    “你要去买?”关洁书难掩讶异。

    “我看妳今天不适合出门,妳说吧,想吃什么?”

    除了父亲之外,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像他这样,对她下达指令,而且让她无从拒绝。

    “都可以。”见他眉头一挑,她连忙又道:“我很好养的。”实在不能怪她,毕竟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要吃什么。

    严毅钧没多说什么,马上出门买了几份小吃。

    没多久,关洁书就听到门铃响了,她前去开门,接过他递来的晚餐,看他仍站在门外,似乎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她直觉问道:“你不吃吗?”

    他眼神锐利地盯着她,不说话。

    她又没说错话,干么用她犯了什么天条似的眼神瞪她,让她莫名感到不自在。

    “妳……”严毅钧往前踏了一步。

    他那邪恶的模样令关洁书退了几步,突然想起他刚才毫无预警靠近她时,也是这种一副要吃掉她的眼神,登时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今天谢谢你了,再见,不送。”当着他的面,她没礼貌地关上大门。

    严毅钧却没有生气,嘴角往上一扬。

    这就是所谓的欲擒故纵。

    关洁书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满脑子想的都是严毅钧的伤好一点了没有,但她不知道他的联络方式,没办法直接打给他询问。

    于是隔日她来到富扬,正要踏进大楼,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

    “妳怎么在这里?”

    关洁书转身走到严毅钧面前,笑道:“当然是来找你的。”

    “有事?”

    “好一点了吗?”她的目光飘向他的右手臂。

    “好了。”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过来,还以为要等上几天。

    关洁书不相信,他又不是壁虎,有修复能力,才过一天伤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