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复婚万万岁 第二十章

复婚万万岁 第二十章

作者:金晶书名:复婚万万岁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杜至诚抓住杨薇薇就要往电梯走,结果她竟可恶地直接跳到了他的身上,双腿死死地缠住他的腰肢,“我不走,杜至诚,你逼不走我,我不走。”

    杜至诚脸色潮红,杨薇薇这个妖女,磨人的妖精,就这么缠在他的身上,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他能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馨香,她呼吸一下,胸前的丰满都会磨蹭着他。

    他被逼到了绝境,狠戾地说:“你不走,真的不走?”

    “不走!”杨薇薇义无反顾地说,说完突然觉得这样不对,她是来求和的,又不是来跟他吵架的,他们干什么要这样,她应该温声细语地跟他好好说话才对。

    杨薇薇张张嘴要说话,杜至诚已经移动了,带着她这个巨大婴儿走回了他的公寓。碰,门关上了,幽暗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身上,她反而轻松了,没有太亮的光,她反而能轻松地告诉他,她的想法。她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他却先开口了。

    “杨薇薇,你自己要留下来的。”杜至诚低沉地说。

    杨薇薇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不知为何蓦地兴奋了,她重重地喘息着,“我……”

    ……

    阳台上的糕点和tiger偷偷地睁大狗眼看着两个激烈交缠的主人,半晌,它们似是害羞地低头回到了狗窝。暗叹,人类的花样真多,真是大开狗眼。

    杨薇薇醒过来,全身一阵一阵地酸痛,她听到浴室里的流水声,她揉了揉眼睛,看向床头的闹钟,九点了。

    窗外的阳光透过缝隙无声地洒了进来,杨薇薇半晌才反应过来,是第二天的早上九点了,她猛地坐了起来,身体发出一阵抗议的声音,痛、痛,哪里都痛。她呆呆地抱着薄被坐着,她竟然被杜至诚给做晕了,昨晚从客厅到床上,他们不务正业,没有睡觉,不分昼夜地进行肉体的狂欢。

    她伸手抱着头,一脸的不敢置信,太丢脸了,她居然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她真的是要疯了。

    “后悔了?”

    杨薇薇抬头,杜至诚站在浴室门口,腰间围着浴巾,一脸的冷然,和昨天那个跟她疯狂做\\ai的男人似乎不是同一个人似的,她张了张嘴,“为什么后悔。”

    杜至诚似是恼怒地瞪了她一眼,“问你自己。”

    杨薇薇很仔细地想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后悔,认真地望着他,“没有后悔啊。”

    俊脸上染着几不可见的红晕,杜至诚握了握拳,故作冷漠地走到衣柜前面,挑着衣服,挑到一半,他冷血地说:“你爱我?”

    “嗯,我爱你。”她说得小心翼翼,又仔细地观察着他的脸色,见他没有生气,她松了一口气,他没有生气就好,嗯,他开始相信她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杜至诚的唇角微微往上一勾,随即又极快地抿掉,他挑了一套西装穿上,扭头看向她,“你怎么证明你爱我?”

    杨薇薇闷闷地看着杜至诚,他说爱她的时候,她都没有要他证明,他倒好,还要她证明给他看,这个男人太不要脸了吧。可这次是她不对在先,她先有所表示也是应该的,于是她蹙眉深思。

    证明,如何证明?难道要她拿一把刀捅死自己,接着告诉他,她爱他至死不渝。杨薇薇身体打了一个冷颤,太狗血、太搞笑了。那要她写情书给他吗,可她从来没写过情书,只有别人写给她过,她那时要是用心看看,学一学,也许现在就派上用场了。哎,她想不出来了,要怎么证明才好呢。

    杜至诚不知何时已经换好了衣服,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想好了没?”

    杨薇薇老实地摇摇头,“我想不出来。”她娇气地抱着头,“我想不出来啦。”

    杜至诚邪恶地笑,“我有一个方法,只是要看你愿不愿意。”

    厚,撒娇都没有用,她放弃了这个方法,很乖地说:“那你说说看。”话刚刚说完,她脸色一变,“等、等一下。”

    “嗯?”杜至诚不屑地凝视着她,似乎知道她会反悔一样。

    杨薇薇潮红的脸蛋更加的红了,“我、我……”她深吸一口气,“不能再做了,再做下去,那里真的要……坏了……”最后两个字几乎被她含在了嘴里。

    但杜至诚是什么人,他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不懂她的意思呢,耳根子微微发烫,他面无表情地说:“今天不做。”

    杨薇薇松了一口气,又觉得不对劲,可怜兮兮地瞅着他,“今天不做,明天也不能做了,后天最好也不做,我觉得那里这段时间都不能打开门欢迎你。”

    杜至诚知道自己昨天要她是要得狠了,可看她这么后怕的样子,他真的无法控制想笑的冲动,眼角微微上扬,嘴角努力掩饰想笑的冲动,“哦。”

    见杜至诚没有反驳,她庆幸他还不是很禽兽,“所以,你的方法是什么?”

    他望了她一眼,“整理好自己,我在客厅等你。”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杨薇薇连忙起身去浴室洗漱,可身体真的很痛。走出浴室,她就看到床上那迭整齐的衣服,原本担心没衣服穿的她一笑,小气鬼,让他多装酷一会,嗯,他肯定已经偷偷地在原谅她了,她只要再加把劲就好了。她含笑地穿好衣服,走到客厅,笑盈盈地说:“我好了。”

    杜至诚背对着她,“嗯,走吧。”

    杨薇薇跟在他的后面,见他走得飞快,一手挽住他的手臂,娇嗔,“慢一点啦,那里还不舒服呢。”

    杜至诚的身体一僵,可脚步明显地慢了下来。

    户政事务所外,同样的场景再一次地上演。杨薇薇坐在车里,第无数次地问她自己,她到底要不要跟杜至诚复婚。她爱他,她在乎他,她想跟他生活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其实就跟没结婚一样,只是少了一个名分而已。

    她忽而一笑,对了,既然少了一个名分,就将名分安上去就好了,一切都顺理成章,她爱他,他爱她,他们复婚,就这么简单。

    杨薇薇转头,却对上杜至诚冰冷的侧颜,他冷酷地说:“还是不想复婚,对不对,爱我,杨薇薇,你满嘴的谎言,我真是听够了,滚!”

    这一次她没有被他吓到,反而心里甜甜的,她突然有点明白自家父母为什么这么甜蜜的原因了,因为爱啊。她跟杜至诚离婚之前有爱,却没有为爱做什么,只是各自坚持各自的追求和想法。可现在他们愿意为彼此放下这些追求和想法,因为这些都比不上对方,他们学着把彼此放在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杨薇薇甜甜一笑,“你说我是复婚好还是不要复婚好?”

    “呵呵。”杜至诚冷笑,“杨薇薇,我让你滚,你耳朵没有听到吗。”

    她伸手捧起他的脸,四目以对,她轻柔地在他的额上吻了一记,“嗯,听到了,我滚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地吻过他。杜至诚的心似乎有一种春风渡,万花开的喜悦在一波波地荡开。他眼眸深沉地看着她,她却已经扭过头,转身下车了,他用力握紧拳头,眼里的温度瞬间冷掉。好,她滚了,杜至诚,她终于如你所愿地滚了,真是太好了。

    杜至诚坐在车里,身体却恍若置身在冰海里,冻得他几乎想哭。真是太好了,杨薇薇,第一个让他想哭的女人。

    咚咚,车窗上传来有规律的敲击声,杜至诚回过头,杨薇薇正巧笑倩兮地站在他的窗户外,“杜至诚,你到底下不下车,你要是不想复婚的话,那就算了。”

    杜至诚又惊又喜地看着她,却只能咬牙切齿地下车,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杨薇薇,你别想逃。”他大步地往户政事务所里去,却还是贴心地慢下了步伐,深怕她累到。

    杨薇薇笑咪咪地说:“我从来没想过要逃。”语末,“不过我刚才看某人好像要哭的样子,杜至诚,做不到就不要去做,装大方你还太嫩,道行不够。”

    杜至诚握了握她的手,不再说话,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她爱他、她愿意跟他复婚还要让他倍感幸福。

    过了一会,两人走出了户政事务所,脸上都带着甜蜜蜜的笑容。上了车后,杜至诚突然转头看着她,“我觉得也许我们应该用一个方式庆祝。”

    “什么方式?”杨薇薇笑咪咪地看着他。

    杜至诚从口袋里拿出她曾经留下的婚戒,温柔地重新套回她的无名指上,俯首印上一吻,“**,好不好?”

    杨薇薇脸色一黑,“杜至诚,你不要脸。”

    杜至诚笑了,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他接起电话,“喂,阿伟,干什么?”

    “大哥,你今天又跷班了,你不是被耍了吗,赶紧回来认真工作,这样很快就会忘记情伤的。”杜至伟苦口婆心地劝着。

    “阿伟,我要放假。”

    “大哥,你别想不开。”

    “我复婚了,所以我要去度蜜月了。”杜至诚不听弟弟的哀号,直接挂了电话,对着杨薇薇眨眨眼,“老婆。”

    杨薇薇红了脸,轻声说:“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等几天好吗。”

    杜至诚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没有这么丧心病狂。”不过是故意吓吓她而已,他还没忘记她的身体不适。

    “我是说,等过几天我们也许该尝试不同的方式,比如你当医生,我当护士。”她娇俏地朝他抛了一个媚眼。

    杜至诚心口顿时一阵火热,“老婆,我很喜欢你这个主意。”

    杨薇薇脸一红,多亏她爸妈给她上了一堂课,正好拿来用,刚刚好。

    “中午跟你爸妈一起吃饭,晚上跟我爸妈一起吃饭。”杜至诚一手牵着她的小手,一手开着车。

    杨薇薇笑着地收回了手,“随便你,你认真开车,不要分心。”

    “遵命,老婆。”

    两人对视一眼,杨薇薇心中忍不住闪现出一个想法,果然还是前夫好,而杜至诚此时心中也想着,果然还是前妻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