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魔禁之万物冻结 第1648章 戏剧落幕

第1648章 戏剧落幕

    阳光普照,又一个被白井月借鉴的招式。

    和之前的星爆弃疗斩不同,阳光普照这一招白井月并没有做任何改动,如果非要说改动的话,那就是将毁灭性的太阳类型的力量改成了专门针对恶魔的圣洁的力量。

    刺眼的光瞬间覆盖了整个盆地,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一片惨白,耳边某种事物融化发出的嗞嗞声充斥着众多驱魔师的耳膜。

    终于,光芒逐渐停歇了。众人擦拭着有些酸痛的双眼,然后看向四周。

    一片虚无。

    所有恶魔都消失了,不管是等级一二的恶魔杂鱼,还是等级三的恶魔中坚,全部都在那笼罩万物的光芒中消融了。

    “这次算你厉害,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依旧【毫发无伤】的千年伯爵在嗤笑了一声后,腾空而起,朝着远方飞去,同时丢下一句让所有人都脸色煞白的话语。

    “我会再回来的,那时,我会带着更强的大军,将你们彻底消灭!”

    白井月望着千年伯爵远去的身影,在千年伯爵完全消失在视线后,从空中落了下来。

    “沐恩元帅,就这样让千年伯爵跑了!?”

    “没办法,我在用出刚刚的招式后已经完全脱力了,现在维持站着都很勉强,追击的话会出事的。”

    摆着手打发了不甘心的索卡罗后,白井月走向了李娜丽的位置,扒开坑洞后,白井月将已经昏迷的李娜丽抱了起来。

    此刻李娜丽头发散乱、浑身都是伤痕,一身血污让人看得心惊,如果不是李娜丽不断起伏的詾膛,别人甚至都以为她死了。

    不过白井月并不担心,他很清楚李娜丽的情况,虽然看上去很糟糕,但是李娜丽的伤势大部分都是从高空坠落砸入坑洞带来的,千年伯爵那一发足以让任何一个普通驱魔师死亡的能量团实际上并没有对李娜丽造成伤害。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就如同白井月很久以前说的那样,作为圣洁之心的李娜丽,没那么容易死亡。在足以致死的攻击临身的刹那,李娜丽积蓄在体内的信仰之力凝聚成了护盾,将千年伯爵的攻击挡了下来。

    揽着昏迷的李娜丽走出坑洞后,白井月和众人一起来到了那个放置伪造的心之圣洁的洞穴,而后来到了那个还在发光的雕塑面前。

    “这···就是心之圣洁吗?”

    望着这雕塑,有的驱魔师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喜悦和崇拜混杂的情感,如果这真的是心之圣洁,那么他们今天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他们将会得到最强大的武器,可惜的是,这丝希望刚刚升起,就被白井月浇灭了。

    “很遗憾,这只是个能够引起共鸣的圣洁而已,并不是心之圣洁。”

    随后白井月直接抬手将雕塑破坏,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块像是核心的东西。

    “回去吧,这一次战斗,我们输了。”

    虽然全灭的恶魔大军,打跑了千年伯爵,完成了教会原定的计划,但是一位元帅、众多驱魔师,还有外围那些探索班成员的死亡,让这次作战彻底失败了。

    他们的作战目标是削弱千年伯爵的部队,然而那只是表面目标,根本目标是平衡黑色教团和千年伯爵之间的实力对比,为下一次决战做准备。

    然而现在黑色教团也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和千年伯爵的恶魔不同,黑色教团的战力补充是十分困难的,他们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弥补今天的损失,甚至在十几年内都不一定能够弥补回来。

    如果决战在几年内到来,他们获胜的希望将变得极为渺茫。

    在一片沉闷的气氛中,众人开始善后工作,该治疗的治疗,该收尸的收尸,在大概处理完毕后,众人回到了黑色教团。

    将还没有痊愈的李娜丽交给护士长后,白井月带着那个雕塑的核心走向了黑色教团的地下室。

    在地下室的底层,赫布勒丝面前的过道上,白井月和早在这里等候的考姆伊相遇了。

    “沐恩元帅,战况如何?”

    “你不是在半个月前就已经通过通讯班知道具体战况了吗?”

    “是啊···但是···有些不敢相信···我们输得这么惨吗?”

    考姆伊握住栏杆的手有些发青,作为黑色教团总部的室长,他还是第一次面临如此庞大的损失。

    “嗯,挺惨的。但是事实如此,伊艾卡死了,好几个驱魔师死了,探索班的成员也死了很多。”

    考姆伊神色沮丧,似乎为未来感到担忧,白井月上前拍了拍考姆伊的肩膀,安慰道:“虽然如此,但是我们并没有失去希望不是吗?我们没有找到心之圣洁,千年伯爵也没有找到,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稍微振作了一点后,考姆伊对白井月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沐恩元帅,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那么我先去回去了,教团内部还有很多事物要处理。教会总部发来信息,三十年前离开教团的书翁再度出现了,带着他的徒弟再度来到了教团,我要去迎接他们。”

    在走过白井月身边的时候,考姆伊突然停住,然后抬手往白井月肩膀上就是重重一拍:“沐恩元帅,如果你不能保护好李娜丽的话,就请让她待在安全的地方好吗?”

    白井月没有躲开这一拍,李娜丽这次受伤,确实和他有点关系,考姆伊作为李娜丽的哥哥对他表示斥责是很正常的事情。

    “安心吧,考姆伊,李娜丽绝对不会死的,我以我的名义保证。”

    “希望如此。”

    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考姆伊动身离开了。而白井月则是转头看向了赫布勒丝。

    “你是要将新发现的圣洁给我保管吗?”

    “别开玩笑了,新的圣洁?这不过是有圣洁气息的伪物而已。”

    雕塑的核心在白井月的手中,逐渐被握成一团碎屑,然后从指缝流下,变成空气中的飞灰。

    “赫布勒丝,你认为,教会最后会获胜吗?”

    “我一直相信,人类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白井月看了一眼一直存在于黑色教团地下的赫布勒丝,嘴角微微上扬:“是啊,人类一定会获得最后的胜利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