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回到北宋当大佬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当真这么想知道?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当真这么想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二天之后,钱到了潭州,狄咏带着刘廷龙等人也在潭州等候,留下这几十个甘奇麾下的汉子,一是为了等甘奇来的时候帮甘奇做事,二也是为了安定那些百姓的心,每日都能看到还有军汉留在潭州等候,百姓们自然也就不至于太过担心。

    牛没有,钱来了。甘奇的解释是牛在沿路州府给卖完了,众人失望是失望,但也不至于愤怒,当甘奇打开钱箱,一张契约一张契约开始履行的时候。

    拿到钱的人,反而皆是喜笑颜开,不断去夸奖着狄青世间少有的一诺千金。

    一个月不到,四贯的买牛钱,赚了三贯的赔偿钱,虽然没有买到牛,却也是个皆大欢喜。

    甘奇付完钱,收回了所有的契约,在众多百姓的感谢声中,打马去追一起入得荆湖北路的狄青。

    东京城内,韩琦已然不知是第几次到得枢密院。

    田况开口禀道:“相公,最新公文,狄青已然过得潭州了。”

    “什么?过了潭州,他如何能过得潭州?狄青过得潭州的公文都到了,怎么没有狄青麾下人马作乱的奏报?”韩琦满脸的惊讶。

    田况也是不解,开口说道:“下官也不知啊,按理说狄青麾下士卒早就开始断粮了,若是不生乱事,他怎么可能有粮去吃?大军又怎么可能走得到潭州?”

    韩琦想了想,想了又想,依旧没有相通,自己这么缜密的谋划,何处有破绽?

    没有破绽!

    田况也是在想,口中说道:“相公,莫不是……莫不是沿路州县有人开了府库给狄青放粮?”

    韩琦摇着头,却道:“也不是不可能有人这么做,但是即便有一两个县开了府库,也没有如此多的存粮供应,除非沿路所有邻近州县皆与之放粮,他狄青才有足够的粮食。这可能吗?”

    沿路所有州县的官员,都冒着犯罪的风险,也都冒着得罪上官的风险,给狄青放粮,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有一两个是可能,所有人皆如此,怎么可能?

    田况也觉得韩琦说得有道理,再想了想,又道:“莫不是狄青手中有钱?花钱买的粮?”

    这一语还真提醒了韩琦,却听韩琦立马说道:“定是如此,定是如此。但是他狄青一个老匹夫,哪里有这么钱?待本相想一想!!!”

    田况看着正在思虑的韩琦,见得韩琦忽然站起,一脸的懊悔,口中说道:“对,汴梁里有二百多号士子学生随军,定是这些人有钱,定然是这些人手中有钱。”

    田况疑惑问道:“相公,士子学生,一人能带个几贯钱就不错了,也没有这么多钱买粮供应大军啊。”

    钱这种东西,是重物,很重,几贯钱就可以重达十几斤。带着如此重物,来回走好几千里路,平常人怎么可能?

    却见韩琦摆摆手,说道:“不,别人兴许带不得多少钱,但是有一个人却不然,他名字叫甘奇。”

    “甘奇,相公是说那个自己掏钱印京华时报的甘奇?”田况知道甘奇,不是什么相扑场的东家,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太学生,而是自己掏钱印刷京华时报的甘奇。

    韩琦点着头:“就是此人,此人家中豪富。”

    田况点点头道:“相公,此人豪富下官倒是知晓,不是豪富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印报纸。但是……他也不可能随身带着这么多钱啊,此去邕州,一来一回可是七八千里路,他如何带得去八千人马两个月的粮草钱?”

    韩琦摆着手,说道:“定是此人帮狄青渡过了此劫,定是此人。也唯有此人,是我算漏了的,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我竟然把这些事情少算了。”

    韩琦当真聪明!已然猜了个不离十。能给狄青解围的办法,好似真就甘奇这一个变数了。

    “相公如此算计,却还是少算了一遭,可惜了。待得狄青入京之后,相公怕是再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唉……甘奇甘道坚,哼哼……人算不如天算啊,一个小小的书生,竟然真就把狄青这个老匹夫的命给救了。可惜是可惜了,倒也无妨,对付一个匹夫,有的是办法。”韩琦面色阴沉,虽然懊恼气愤,却也有自信。他拿捏了狄青半辈子,这一回就算他狄青走运了。

    “这么个小小书生,却坏了相公大计,着实可恶。”田况开口说道。

    韩琦闻言,忽然笑了笑,笑得有些阴沉,却并不多说。

    南方的甘奇,在长江边的鄂州追上了大军,一场酒宴也就少不了了。

    甘奇把潭州的事情彻底解决了,狄青频频主动去与甘奇敬酒。

    庞敢庞勇等军将也不落后,酒杯已然把甘奇包围了起来。甘奇这就算是这满营军将,乃至八千将士的救命恩人了。

    甘奇倒是来者不拒,喝得是左摇右摆,周侗与甘霸连连起身为甘奇挡酒。

    却是那狄咏,不仅不帮甘奇挡酒,却还连连来敬甘奇,周侗与甘霸两人挡都挡不住,甘霸只得出言去说狄咏没良心。

    却是这一场酒宴之后,甘奇回到营帐之内,正准备睡下。

    庞敢走了进来,进来之时还回头在门外左右看了看,小心非常。

    “见过甘先生。”庞敢也喝了不少酒,与甘奇见礼。

    刚刚躺下的甘奇又坐了起来,回了一礼,问道:“庞将军半夜而来,有何要事?”

    庞敢毫不藏着掖着,直白发问:“末将就是想来问问甘先生,到底是何人要置我等于死地,冤有头债有主,末将也想心中有个数,来日……来日好相见!”

    庞敢语气本来还轻松,说到最后,却是咬牙切齿起来。任谁被人这么算计了,也会如此愤怒。

    甘奇闻言,本已浑浊的双眼精光一闪,转头看向庞敢,并未开口。

    庞敢见得甘奇不答,连忙又道:“甘先生放心,就末将一人到此来问,只要甘先生与末将说了,末将也万万不会传出去。”

    庞敢似乎有些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甘奇盯着庞敢,只问一语:“你当真这么想知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