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暗月纪元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疯战(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九章 疯战(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唐凌一脚蹬出。

    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个想法有些愚蠢,这个扑来的绿色影子还能是什么东西?

    这恐怕就是‘猴子’吧!

    脚下传来了犹如蹬在一块铁板上的脚感,伴随着‘吱吱哇哇’的声音,那团绿影被唐凌一脚蹬出了十几米远。

    但灵活的身体在空中就翻了两番,轻巧的落地了,冲着唐凌呲牙咧嘴,一副凶狠的模样。

    唐凌起身,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发酸的脚,神情已经变得严肃起来。

    他刚才那一脚,虽然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使出全力,但要是放在其它的动物身上,绝对能一脚踢碎它们的骨头甚至内脏。

    但这‘猴子’没事,那意味着多么强悍的身体?

    还有速度,虽然以它现在爆发的速度,绝不可能伤害到拥有精准本能,神经反应速度惊人的唐凌,但要是多了的话....

    想到这里,唐凌眯起眼睛,打量起眼前的猴子。

    是猴子吗?眼前这个相隔十几米,全身覆盖着犹如青苔的绿毛,爪牙锋利,身形像猴子,脸更接近人类的怪物,根本不是前文明的生物。

    至于紫月时代有没有这种生物,唐凌不了解,因为他的活动范围现在还没有超出17号安全区,所知的也只是来自于17号安全区残缺不全的资料库。

    因为吃了亏,一时间这只绿毛猴没有再攻击唐凌,而是恶狠狠的盯着唐凌。

    唐凌也不理会他,而是直接望向了这个寻找已久的山涧,只是一眼,就让唐凌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里....就像一幅怪诞画,和整个星球的环境格格不入。

    淡绿色的流水,流水的两旁长满了各种形态怪异的蘑菇,大的有十几米高,菌伞就如凉亭大小,而小的呢,就和正常的蘑菇差不多大小。

    它们五颜六色,只是没有像‘菇菇’那样的绿色,更没有紫色。

    在蘑菇丛中,时不时就看见这种‘绿毛猴’来回穿梭跳跃,而在蘑菇的根茎之下,则堆积满了尸体。

    各种尸体,人类的,动物的,甚至还有昆虫的。

    很多尸体都已经成骨骸,但还有些尸体分明就是‘新鲜’的,但这里并没有强烈的腐臭,反而是一种怪异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山涧,掩盖了腐朽的味道。

    这蘑菇丛林在扩散,沿着山涧水流顺流而下的溪水,长满了两岸,在靠近源头处最为密集,到了下游处慢慢稀疏。

    而源头处!

    唐凌握着长刀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他在源头处看见一艘飞船,残破的飞船。

    一半船体嵌入了山丘之中,一半船体裸露在外。

    裸露在外的那一部分,不是前文明人们描绘的碟形,而是呈梭子型,在梭子的顶端,呈张开的伞形,只是破碎的厉害,像一把残缺不全的巨伞。

    除此之外,在这片区域,活动最多的就是被控制的各种‘尸体’,动物的,人类的。

    它们有的叼着新杀死的猎物,扔在蘑菇丛中,而人类的尸体似乎更灵巧,因为五指的存在,和直立走路的形态,能做更细致的工作。

    所以,他们提着最简陋的木桶,在蘑菇尸丛中收集着一种产自蘑菇茎上的液体。

    收集满以后,就一桶桶的提向嵌入在山体之中的飞船。

    “呵呵。”唐凌发出一声冷笑,他已经无从探究这一切究竟是在做什么,他只是想知道,从这飞船落地在这里以后,二十年间究竟扼杀了多少这个星球上的生命?

    这也就是丧心病狂的韩爷所见识到的‘宇之国’?

    这分明就是**裸的侵略,这荒诞不经的画面应该是重现了飞船‘母星’的部分生态圈,它们以这种方式在这里重生了,然后慢慢的扩大,最终将这里打造成它们的第二故乡,是这个意思吗?

    唐凌握着刀,只跨了一步,就走出了身后的洞穴。

    站在了这处看似很美,却堆积满尸骨,带着一丝恐怖色彩的山涧之中。

    脚下传来的感觉是带着黏腻的湿滑,无数混杂着尸体的液体和类似于孢子的颗粒组成了这种湿滑的地面,中间是无辜的,被侵略的这个星球生命的‘血泪’。

    下一秒,那个一直盯着唐凌的绿色猴怪就冲了过来。

    唐凌头也没回,反手一刀,刀光闪过,坚韧的C级合金长刀直接就切下了这只绿色猴怪的一只爪子。

    接着,唐凌整个身体忽然朝前一冲,踩着尸骨一跃而上,撞烂了一朵高五六米的红色蘑菇,也顺势躲过了从身后扑来的一只绿色猴怪的攻击。

    被切断爪子的猴怪发出了尖锐的叫声,那些在蘑菇丛中穿梭的猴怪开始快速的聚集在了一起,而被真菌控制的尸兽,尸人也开始快速的聚集。

    看样子这山涧就是梦之域清溪镇的最后战场。

    一切和唐凌预估的都没有偏差。

    面对这一切,唐凌的心情非常平静,只有一种进入战斗的兴奋感开始从心中升腾。

    他有聪明的大脑,但如有必要,他不喜观察,也不喜分析,更不喜欢调查推敲,所谓的运筹帷幄。

    他更崇尚‘暴力’,崇尚以杀戮来发泄愤怒,来警告,来震慑,来快意恩仇,来祭奠流过的血泪和仇恨。

    所以,他只是冷静的看着空中飘来了一缕绿色的风,包裹住了那只被切掉爪子的猴怪。

    冷静的看着那猴怪长出了新的爪子。

    冷静的看着各种魍魉魑魅聚集在一起,任由脑中传来任务提示‘发现万菇山涧,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

    ‘发现高级复合生命体——绿菌傀人,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五’

    ‘发现残破母船,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八十。梦种0233是否选择此时退出梦之域。选择是,三分钟后将出现域之门,通过域之门,可脱离梦之域,完成此次任务。选择否,任务完成度达到百分之九十才有再次选择权利’

    呵,这就是‘梦之域’。

    所以,就不可能有轻松的事情发生,生死一线就是生死一线,就好比选择完成度最低的百分之八十,也需要在这里坚持战斗过三分钟,才能全身而退。

    这样的战斗可怕吗?非常可怕,原来那猴子是绿菌傀人,是一种人?它几乎是不死的,只要那绿菌存在,它就是不怕受伤,不惧死亡的无敌存在。

    想要消灭它,就要彻底的消灭绿菌,而想要彻底的消灭绿菌,又要去灭掉这一群绿菌傀人。

    简直完美啊,一个死结般的循环,除非力量强大到短时间秒杀它们全部。

    唐凌能做到吗?不能!但支撑三分钟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三分钟也已经是极限,这些绿菌傀人身体犹如钢铁,速度极快,灵活性极高,一群扑上来,唐凌要面对怎么样的战斗?且还不说那些尸人,尸兽...

    另外,还有一点极其可怕的东西——传染性。

    这种和魔鬼真菌相似的绿菌,会没有传染性吗?唐凌是绝对不敢去赌的。

    可是...可是啊!

    唐凌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他嘲笑自己更像一个投机者,只要有那一线的机会,就绝对会去投机。

    除此之外,他是一个信奉‘付出’的人,他讨厌等待,讨厌按部就班,他情愿用生命去付出,换得更大的报酬。

    就比如说极限战斗。

    所以,这十几秒,唐凌只是平静的将手中的火把横着咬在了口中,将战术腰带上的一截挂钩皮带取了下来,死死的将手中的长刀和手绑在了一起。

    至于只剩下一半多,三斤左右的二级凶兽肉干也被他从背包里拿了出来,就放在了最顺手的上衣兜里。

    想想就很刺激,极度痛苦下的战斗,需要更多的杀戮来发泄吧。

    至于虚弱期?不,没有虚弱期,在某个时刻,他会直接的爆发,也就是呼唤种子变身。

    成功率?成功率大概在百分之四十吧,四成的把握难道不值得一赌吗?远远的大过于生死一线了吧。

    唐凌开始彻底的兴奋起来,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虽然那模样就像害怕的在颤抖,但在脑中,他轻描淡写的选择了——‘否’。

    那一瞬间,似乎就是对梦之域发出了一个开战的信号。

    聚集在一起的绿菌傀人疯狂的扑向了唐凌,而唐凌向前跨出了一步,下一秒就如风般的跑动了起来。

    扬刀,相遇,刀光闪过,一只冲在前方的绿菌傀人直接在空中就被切割成了两半。

    看吧,好消息不是没有,至少C级长刀的强悍,能够完美的破防。

    一念之间,唐凌一个转身,一条腿就如最凶狠的鞭子,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度,‘澎’的一声就和左边扑来的两只绿菌傀人装在了一起。

    于此同时,如同毒刺般的狼咬滑出,反扣于手,右手手腕一个甩动,狼咬露出了最尖锐的刀尖,‘噗’的一声刺入了一个绿菌傀人的耳中。

    拔出狼咬,收回刚才踹出了最完美侧踹的腿,唐凌一个弯腰,一个标准的‘铁板桥’避开了从上方扑击而来的绿菌傀人。

    于此同时,双手已经反手撑地,一个用力,整个身体倒立起来。

    旋转,双腿张开,如同舞蹈动作般的优雅,双腿从上空一旋而过,扫飞了三只绿菌傀人。

    接着,趴下,略微屈身,身体就如同火箭一般冲了出去,撞向了一头巨大的尸虎,尸虎咆哮了一声倒地,却被唐凌一把抓起,像拿着一个巨大的沙袋一般砸出,砸开了靠近他身侧三米范围的一切怪物。

    这是战斗?不,这是一场完美的表演,毫无缝隙的搏斗连接,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动作,行云流水之中带着一种极限的暴力美感。

    这是精准本能和身体极限控制能力的杰作。

    这只是开始,是热身,是一首澎湃战斗曲响起时,那开篇的第一声战鼓擂响之声。

    唐凌在前行,一直在前行,朝着那残破的飞船,在这尸山菇丛中步步前行。

    不死的怪物?不,不存在的,它们在唐凌眼中只是被增多了的敌人。

    从一个变为了十个,百个。

    但那又如何?唐凌要的是极限,是疯狂,是累积的愤怒在冲击着悬崖之壁,要砸开一个出口,然后奔涌而出。

    只有杀戮,最冷酷的杀戮,用这样杀戮来成全心中的慈悲。

    或许,这就是慈悲!因为唐凌——怜悯。

    三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原本带着诡异美感的蘑菇丛被唐凌杀出了一条凌乱的‘血路’,不计其数的尸兽,尸人堆积在这条血路之旁。

    无数次被‘修复’的绿菌傀人,也一次次悍不畏死的扑向唐凌,它们本来就无所谓死亡,它们被唐凌的疯狂挑起了凶性,剩下的也只有不死不休。

    唐凌的呼吸粗重,汗珠随着脸部的弧线不停的下落,偶尔会从眼前划过。

    但是极限呢?还是没有到极限。

    身体之中的力量还在,速度还在,神经反应速度也没有慢下来。

    就这种程度吗?唐凌觉得是不是还需要再刺激一些。

    在这时,从残破的飞船之中窜出了两只体型巨大的绿菌傀人,它们的眼中竟然有了智慧感。

    它们站在飞船的顶端咆哮着,跳跃着,却并不攻击唐凌,像是在指挥着什么?

    指挥着什么呢?那群绿菌傀人竟然全部停止了对唐凌的进攻,开始四散开去。

    仔细一看,它们竟然三五成群开始守护着一定范围内的蘑菇。

    唐凌眯起了眼睛,他似乎有些懂那两只体型巨大的绿菌傀人的意思了,原来是指挥着这群智慧低下的绿菌傀人守护这里的一切,不要傻X兮兮的只知道战斗。

    原来,更在乎的是这些蘑菇啊?唐凌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带着疯狂意味的笑意,从口中取下了那支火把。

    很在乎吗?唐凌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刷’的一声切下,就将火把一分为二,其中一半重新咬在了口中,另外一半则拿在了手里。

    其实,以为我没有猜测吗?唐凌背对着在顶端残破的飞船,脚步慢慢的后退,像是在防备...

    此时,经过十多分种的战斗,他已经非常的接近山涧的源头,那处‘镶嵌’着残破飞船的山丘。

    而在此处,还有尸人在忙碌着,提着那一桶桶,从蘑菇上收集的淡黑色液体,在朝着飞船里搬运,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它们无关。

    无关吗?唐凌忽然动了,如同出笼的猛虎,身体猛地朝着右后方撞去,一只距离他不到五米,提着木桶在走动的尸人,被唐凌猛地撞翻在地。

    手中的木桶也飞了起来,唐凌一个跳跃,直接在空中就抓住了这只木桶。

    站在飞船上的两只巨型绿菌傀人发出了尖厉的尖叫声,才四处散开的小绿菌傀人再次疯狂的扑向了唐凌。

    “哈哈。”唐凌的笑声之中带着狂放,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火把插入了满是淡黑色液体的桶中。

    火把没有熄灭,反而是窜起了冲天的火焰。

    只是一瞬,唐凌就将这一桶燃烧着火焰的液体泼了出去,是朝着那种巨大的,呈灰白色的蘑菇泼去的。

    以唐凌的精准和力量,想到泼到这距离他只有十米不到的巨大蘑菇,简直不要太容易。

    伴随着巨型绿菌傀人的尖叫声,那道被泼出的液体,就像一条燃烧着的火蛇,在空中划过了一条优雅的弧线,就全部落在了灰白色蘑菇巨大的菌伞上。

    ‘轰’的一声,从灰白色的蘑菇上传来了一声爆裂的声音,一条巨大的火龙如同被召唤了出来,冲天而起,火势瞬间汹汹。

    巨型的绿菌傀人疯了,其中一只快速的窜回了飞船,另外一只则疯狂的冲向了唐凌。

    唐凌就站在火焰之旁,持刀的身影在火焰的衬托下,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杀戮使。

    他没有半分的畏惧,更大的兴奋刺激着他的大脑。

    他面对冲过来的巨型绿菌傀人直接迎了上去。

    而在他的身侧成群的小型绿菌傀人发疯般的冲入飞船,没有人再理会唐凌。

    至于唐凌也不想理会它们,他要战,他只想战斗。

    在唐凌的脑中,已经出现了梦之域的任务提示。

    ‘发现并摧毁一朵‘转能尸菇’,开启支线任务——根源摧毁。完成度百分之二十。’

    ‘完成度百分之四十,奖励梦币一枚。提升主线任务完成度评价少许。’

    ‘完成度百分之六十,奖励梦币两枚。提升主线任务完成度评价少许。’

    ‘完成度百分之八十,奖励梦币五枚。提升主线任务完成度评价。’

    ‘完成度百分之百,奖励梦币十枚。提升主线任务完成度评价一阶。’

    “真是!小气啊!”唐凌心中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就算完成了百分之百,也就是十枚梦币,把完成度从B提升到A这样。

    可是,主线任务完成百分之百也只是C啊,他现在开启的任务全部完成,也只是到B?

    那么A在哪里?S如果有,又需要做到什么?

    在这样的念头之下,唐凌和巨型绿菌傀人疯狂的撞击在了一起。

    如同两颗刚刚出膛,带着极大动力的炮弹,在空中相遇,彼此相撞爆发出的撞击力量,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让人牙酸的声音,也产生了一道劲风。

    就是这道风,都刮倒了一只无辜的尸人....

    接着,两人无声的分开,唐凌一连倒退了十几步,然后喷出了一口鲜血。

    至于那只巨型绿菌傀人,则只是倒退了一步,就稳住了身体,眼中带着冰冷的仇恨光芒,死死的盯着唐凌。

    终于,遇见了打不赢的家伙吗?

    终于,梦之域展露了想要提升评价的难度,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近乎不可能完成吗?

    但唐凌很兴奋,他知道这时的力量衡量不能用出拳的力量来衡量了,而应该用更复杂的计算方式。

    这种计算太繁复,就如一个人爆发的咬合力,冲击力,拳力都是力量的范畴,主要来自于骨骼肌的收缩。

    简单一点的转换,就用一头牛的力量做标准。

    唐凌此时的全身力量相当于两头公牛的力量,简称二牛之力。

    那么那巨型绿菌傀人的力量应该在三牛甚至三牛以上的力量。

    曾经古华夏形容力量巨大,用过九牛二虎之力,现代人形容力量更喜欢用马力,反正内里的核心都是一样,找一个参照物,来给出一个容易理解的数值。

    面对这样力量远远强于自己的家伙,唐凌屈服了吗?他需要快速的把完成度达到百分之九十,然后快速的退出梦之域吗?

    不,唐凌有的只是兴奋。

    他‘呸’的一声,吐掉了口中残余的鲜血,来自肋骨的疼痛强烈的刺激着他。

    刚才那一撞,他的肋骨骨裂了。

    但只要不要影响行动,疼痛是最好的兴奋剂。

    力量比不上,那速度呢?

    唐凌竟然主动的再次冲向了巨型绿菌傀人,这一次不是力量的直接对撞,而是一场速度的极致表演。

    他们再次战到了一起,在火光中,在来来回回纷纷扰扰的小型绿菌傀人之中。

    在已经快要彻底黯淡下来的天幕之下。

    只能看见刀光带起残影,如同一朵银白色的花朵盛放在夜色下。

    也只能看见无数的绿色爪影,如同衬托银白色花朵的绿叶,层层叠叠的环绕着刀光....

    唐凌没有学过所谓的刀法,他有的只是速度。

    巨型绿菌傀人也更不知道所谓的搏斗技巧,它连现代搏击究竟是什么都弄不清楚,更别提古华夏的古武,它有的也只是速度。

    以快打快,连绵不绝,你来我往。

    这样的极限搏斗,只是不到两分钟,两人又一次碰撞之后,再度分开了。

    唐凌开始剧烈的喘息,身上的常规作战服出现了条条撕裂,条条伤口开始出现在他的身上,泛起一道道血痕。

    反观巨型绿菌傀人身上的绿毛也被削掉了不少,身上也出现了裂开的伤口。

    可是,唐凌吃亏,他不可避免的要面对感染这个问题了。

    但巨型绿菌傀人没有感染的问题,甚至只要补充绿菌,它就能恢复如初。

    另外,比速度也是唐凌输了。

    虽然没有在力量上的差距如此之大,但唐凌慢上一丝就是不争的事实。

    唐凌一点都不畏惧面对事实,越是有差距,反而越能够刺激他。

    只不过,时间不多了。

    还有最后一种办法,可以一试——那如果是精准本能加上神经反应速度,以躲避为主,然后找机会爆发最为凌厉的一击呢?

    巨型绿菌傀人显然对于战斗没有唐凌那么多的思考,也没有唐凌对战斗的疯狂,他只想快一点碾死这只破坏一切的低等生物,重建万菇山涧的秩序。

    所以,双方再次战在了一起。

    唐凌最后的一种战斗方式,显然是最为有效的一种战斗方式,在精准本能告诉的运转之下,绿菌傀人的攻击慢慢失效了。

    唐凌的躲避开始变得诡异且冲了预知性,几乎与它的攻击形成了一个恰好的‘相对’。

    面对莱斯特银背巨熊的那一幕再次上演,就像一人一兽在进行一场配合表演。

    这样的战斗是唐凌能负担的最高极限,因为精准本能在快速的运转,要达到精准本能的预演,跟上精准本能的速度,他必须调动全部的能力全力以赴。

    力量,速度,反应,甚至全神贯注的精神力....

    而一连三场的战斗,再一次证明了唐凌的疯狂,和对战斗的极致追求,他竟然用比他强大许多的巨型绿菌傀人当做自己的‘磨刀石’,修整,思考,全方位的结合自己的战斗方式。

    三十秒以后,唐凌的狼咬从巨型绿菌傀人的眉间划过...

    四十二秒以后,巨型绿菌傀人的腋下被狼咬刺入。

    它似乎非常珍惜自己,就这样一击之后,竟然吼叫着主动退开。

    唐凌摇摇晃晃,有些站不住了。

    如果不是终于把自己逼到了极限,这最后一场战斗应该会有更精彩的表现吧?

    而时间不多了,游戏也终于要开始进入收尾了。

    那些小型的绿菌傀人已经从飞船中冲了出来,全部都拿着木桶,在绿色的溪水中打水,开始疯狂的灭火...

    有用吗?没有,它们必然很快就会功亏一篑。

    巨型绿菌傀人的表现被唐凌看在了眼里,他越发对自己最后的疯狂计划有了把握。

    他趁着那只爱惜自己的巨型绿菌傀人在畏缩不前,忙着修补伤口的时候,抓了一把二级凶兽肉干放入了口中。

    他不知道数量,却是疯狂的咀嚼,吞下去一小口以后,接着又补充几根进去。

    这已经不是疯狂了,是完全的癫狂!

    一场看似无穷无尽的冗长战斗,成败其实往往只需要最后的几分钟。

    而唐凌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所以...出现吧,复苏吧,在这些天不停的被能量浇灌的种子。

    巨大的痛苦随着肉干一口一口的被咽下,如同一团烈火包裹着唐凌,他开始疯狂在心中呐喊。

    但手上的却没有停下,还在往嘴里塞着肉干。

    所以...你的出现需要强大的精神力,而我之前的精神力不足够,然后才需要足够的刺激。

    上一次仓库区任务,我成功了,说明我的精神力处在能够和你配合的临界点了,对不对?

    唐凌的身体开始颤抖,他没有动用进食术,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当他和种子结合以后,那具强悍的身体会有更加强大的消化能力。

    所以...这些天,我在梦之域也在成长,成长是不是包含着精神力?

    因为这一点不确定,我只有四成的把握。

    可是四成足不足够?如果是面对的是敌人,它远远不足够。如果面对的你,一成我也敢赌。

    因为,我们共生,因为,我们血脉相连....

    所以,出现吧!

    唐凌咀嚼下了最后一口二级凶兽肉干,这一次剩下的凶兽肉干被他吞下了一半,就是整整一斤半。

    这是如何的癫狂?几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内斗燃烧着一团熊熊的火焰。

    就算唐凌的身体是‘贪婪’的,种子是‘贪婪’的,这次也被胀到了极限,唯有最剧烈的战斗,才能彻底的发泄。

    战斗中的疯子——唐凌,又一次在战斗中摆开了一场赌局。

    然后没有半分拖延,立刻就要揭开底牌。

    这一句出现吧,他几乎是嘶喊出声,这个声音伴随着他巨大的痛苦,狂热的战斗**,无尽的愤怒,还有癫狂的兴奋一起呐喊而出!

    种子在心脏之中被唤醒了。

    炸裂般的,熟悉的力量比凶兽肉带来的痛苦烧灼,速度更快,瞬间就涌向了唐凌的四肢百骸。

    巨型绿菌傀人很了不起吗?巨型唐凌,你要不要试一试?

    转换只是一瞬间就完成,一个凶悍的,让人只一眼就充满了窒息感的战斗机器出现在了万菇山涧!

    倒计时——五分钟。

    这就是变身的时间,最后的疯狂开始了。

    唐凌依旧捡起了刚才因为嘶吼掉在地上的火把,重新咬在了口中。

    看似慢条斯理的动作,随着他猛地一抬头,血红的双眼所露出的疯狂光芒而炸裂了。

    他动了,只留下了一道残影,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巨型绿菌傀人的身前。

    拳头,扬起,只是在空中一闪,就落在了巨型绿菌傀人的身上,发出了澎的一声闷响。

    巨型绿菌傀人下意识的开始反抗,可是本身已经被感染,对此毫不在意的唐凌根本不在乎它的反抗。

    以伤换伤,何况你能伤我?

    一拳接着一拳,拳头组成了一帘最狂暴的急雨,密密麻麻的在巨型绿菌傀人身上点点落下。

    每一下,都会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都如同最激烈的战鼓响起。

    不需要精准本能,也无所谓反应速度,连闪躲都没有,只有狂热的进攻。

    种子爆发以后,是疯狂加上疯狂,癫狂堆砌癫狂。

    战,最发泄的战!

    唐凌只用了二十几秒,就将眼前的巨型绿菌傀人打成了一团不成型的肉饼。

    它不会死,它会修补自身。

    可破坏的**是如此强烈,唐凌直接拎起了这一片‘肉饼’,干脆的把它撕成了几块,扔到了地上。

    就算不死,也要用最大的代价修复,不是吗?

    倒计时——四分半。

    唐凌如风一般的冲向了那艘残破的飞船,巨大的身体竟然灵巧的一跃而起,抓住了高处的一块凸起的岩石,然后再一次一跃,直接跃到了飞船的顶部。

    入口就在顶部。

    唐凌在飞船之顶跑动,整个残破的飞船发出了‘蹬蹬蹬’沉闷的响声,微微颤抖。

    入口就在眼前,唐凌冲过去,一跃而下。

    ‘进入飞船内部,主线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九十’

    ‘梦种0233号再次获得选择权限,退出梦之域,域之门将于三分钟后出现。拒绝退出,下一次选择权限,将在完成度百分之百后出现。’

    ‘提示,此场景高度危险,此场景高度危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