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明廷 -> 明廷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嘴皮子贼溜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嘴皮子贼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明日上朝,周正已经从李恒秉的嘴里知道,只是没想到他的效率这么快。

    周正神色如常的挥退姚童顺,坐在椅子上,研究着李恒秉等人的弹劾奏本。

    李恒秉等人的弹劾奏本相对有理有据,要么是周正自身的入仕缺陷,经营贱业,要么就是那件万里之外的案子。

    李恒秉等人的奏本没有说他‘狂妄之言,以邀名望’之类,更没有说他妄议国事,大言不惭。

    周正暗自点头,李恒秉还没有出格,一切都还是恪守着规矩,不曾恶意构陷,肆意栽赃。

    周正仔仔细细的研究,从头到尾的看,一遍又一遍,想要从中找出破绽。

    但李恒秉即便盛怒,依旧没有出格,没有失去理智,奏本上没有什么破绽可寻。

    “看来,还得想其他办法。”周正合上奏本,轻声自语。

    这一天,周正的班房很安静,没人打扰,饭菜都是姚童顺送入班房。

    到下班的时候,所过之处,尽皆是怒目而视,好些人忍不住想要冲上来暴打周正,都被人给拦住了。

    周正旁若无人,一如往常的下班,先是去了周记,而后又到周氏牙行走了一圈。

    生意难免受到影响,好在问题不大,每日依旧盈利不少。

    上官勋已经回苏杭,相信在年后会有一大笔可观的银子进入周正的口袋。

    之后周正便回了周府,晚上周家父子三人围坐吃饭,周正将明早上朝的事情随意般的说了。

    周清荔面上凝重一闪,旋即淡淡的说道:“嗯,你想好就行。”

    周正嗯了声,没有再多说。

    周方欲言又止,或许是感觉到饭桌上的凝重,他闷着头没有出声。

    周正瞥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落寞与颓丧,也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却没办法安慰他什么。

    官场上,哪一个不是趋利避害,明哲保身,讲什么正义,道德,礼义廉耻?

    讲这些的,早就尸骨无存了。

    吃完饭,周正就回了书房,如常的看书,练字。

    刘六辙在门口徘徊一阵,还是进来,站在周正书桌前,仰着脸道:“二少爷,老爷在洗他的官服,就是他书房里一直挂着的那件。”

    周正抬头看着他,默默一阵,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刘六辙看着周正,好半晌又道:“二少爷,你能不能辞官?”

    周正一怔,抬头看着他,见他双眼有些红,深吸一口气,道:“躲不掉的。”

    这件事有了开头,已经由不得周正退缩了。更何况,民乱渐起,建虏入关大明存亡就在眼前,周正还能往哪里退?

    难不成十几年后,他们齐齐打碎膝盖,叩拜建虏主子,做一辈子的奴颜婢膝的奴才?

    刘六辙自然无法理解周正的心情,抿着嘴角,重重的嗯了声,转身出去。

    周正看着他的背影,眉头拧起,转头看向他一边挂着的官服,顿了一会儿忽然走过去,取下来,又拿过毛巾,仔细的擦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正看着这件官服,目光幽静的轻声的道:“我喜欢站着。”

    ……

    第二日一大早,周正就穿戴整齐,没有吃早饭,径直出府。

    周家不少人起的很早,目送周正的背影。

    周清荔,福伯,周方,刘六辙,上官清等等,他们表情各异,不约而同的是凝色。

    周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朝,到了都察院,点卯,排队,站在李恒秉身后,等着时间,随着大部队进宫。

    胡清郑这次没敢说话了,老老实实站在周正左手边,目不斜视。

    黑夜中,看不清李恒秉的表情,他抱着手,一如上次那样在假寐。

    没多久,钟声响起,都察院的大人们从后面出来,打着灯笼,脚步从容,脚步声都轻的不可闻的向着外面走去。

    李恒秉,胡清郑,周正三人依次跟着,周正注意到,这次一起上朝的不是江西道,而是湖广道。

    周正不认识,一路上都默然无声的一路走向皇宫。

    一如上次,周正等人根据时间,一步一步挪到了皇极殿前。

    有监察御史负责纠察仪表,但这一次没人为难周正,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大殿内。

    天启还没有来,大殿里的气氛似乎没在外面那么肃重,有不少人交头接耳的低声交谈。

    李恒秉站在周正面前,他没有说一句话,抱着手,眯着眼,安安静静。

    他们是品级最低的监察御史,只能在远离龙椅的角落里。

    胡清郑小眼睛一直眨,直视前方,从来没敢看一眼周正,更没有一句话,一个暗示。

    周正屏气凝神,一样没有声音,安静的等着。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过来,径直看着周正,语带教训的道:“你就是周征云?我问你,你说辽西之地不可弃,那我问你,建虏已知道我朝虚实,若是复来,必倾力进攻,如何守?你保证能守得住吗?守不住的话你知道要损失多少钱粮,死多少人吗?”

    在明廷看来,袁崇焕守住宁远是一种侥幸,辽东糜烂不堪,建虏战力彪悍,侥幸守住一次,肯定守不住第二次!

    这是大殿里很多人的想法与观点,有人问出口,很多人的目光就都看向周正。

    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周正拦住了阉党,东林营救王化贞,谁不知道周正上了一道关于彻底改革辽东的奏本?

    有人嘲讽,有人不屑,有人严厉,有人警告,有人漠然,有人平静……大殿里只有六十多人,却仿佛全天下的表情都能在这里看到。

    周正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神色不动,道:“大人官居何处?”

    这个人冷哼一声,道:“本官户部左侍郎郭允厚。”

    周正没想到居然还是位大人,按照明朝六部尚书的更换速度,这位用不了多久就能位列堂官,甚至入阁都说不定。

    周正沉默片刻,道:“想必大人经常有收不上来的税,是不是就直接不要了?大人别急着反驳,不说辽西走廊的重要性。单说这种随意放弃国土的行为,我大明的威严何在,天威何存?建虏的气焰必然更加嚣张,越发轻蔑我大明。没了辽西走廊,山海关就是京师的最后一道门户,更像一面锣鼓,建虏敲一下,京城就要抖三抖,他们随时都能敲……大人,你想想那个画面,确定受得了如此这般的提心吊胆,心惊胆战?”

    郭允厚被周正这一连串的话驳的哑口无言,最重要的是,周正预设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后果!

    如果建虏真的得到辽西走廊,时不时的攻打山海关,京城的日子还怎么过?

    如果,如果山海关破了,可就如履平地的直奔京城,再无阻拦了!

    “哼,巧言令色!”郭允厚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满殿的人审视了周正一眼,没有人再说话。周正的话,自然触动不了他们。

    如果,毕竟是如果。

    李恒秉面无表情,身形向后倚了倚,低声道:“这种手段可胜不了我。”

    周正刚要说话,丹陛之上的侧门打开,一个内监走出,望着下面尖声喊道:“皇上驾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