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重生燃情年代 -> 重生燃情年代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504章 哭周瑜?

第504章 哭周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纹身这种事年轻人比较感兴趣,按理说到了梁一飞两世为人这个年纪,已经不会再有太大兴趣。

    好歹也算是个公众人物,在大陆,又是90年代,纹身毕竟也不太受大众接受。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倒是给袁欣然一句话讲得来了兴趣。

    还真就找了个纹身师父,做人嘛,这点小事都顾忌太多,那赚那么多钱也没啥意思。

    纹身这门手艺有高低之分,水平差的纹身师,只能算是‘技工’,还是那种比较低级的技工,但是真正高端的纹身师,已经可以算作艺术家的行列,不但有纹身技术,还拥有很高的审美、布局能力,甚至可以根据顾客的气质、身材,来推荐最合适的纹身样式。

    找的这位是个老外,叫罗斯,一头的卷发,可以算是滨海市乃至南江省第一的纹身师父,就靠着纹身,居然也能在岚韵湖办了一张会员卡,虽然是最低档的那种,收入也是不容小觑。

    可对于老外的第一推荐图案,梁一飞却有些不以为然。

    螺丝哥看了梁一飞的后背和臀型之后,推荐他在屁股蛋子上纹一副鬼脸,说他屁股翘,能凸显气势。

    那自然是不行的,还真成了黑道大哥了。

    再说了,难道要梁一飞把妹或者显摆的时候,动不动就脱裤子露屁股给人家看?不合适嘛。

    想了想,自己写了几个字,递给螺丝哥。

    “认识不?”梁一飞问。

    螺丝哥拿着纸,用有些生涩的中国话,缓缓的念了八个字。

    “呦,可以嘛,没少和中国妹妹学习中文吧。”吴三手在一旁打趣他。

    螺丝哥耸耸肩,一副毫不谦虚得样子,然后问梁一飞:“每个字我都懂,可是在一起我就不明白了。”

    梁一飞给他翻译成英文,可惜这几个词用英文讲出来之后,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味道,干脆也不跟他多解释,说:“你给设计一个字体,要凌厉些的,纹在后背,今天下午……”

    “下午四点的机票。”吴三手说。

    “四点前能完成不?”梁一飞问。

    “可以,但是会很痛,你能受得了吗?”螺丝问。

    “试试看吧,纹不完回来再接着来。”

    梁一飞脱掉外套,趴在小床上,螺丝就跟医生似的,带着大口罩和医用手套,开始用小钻头在梁一飞后背戳戳捣捣。

    小血珠子在后背不停的朝外渗出来,梁一飞也不时的发出嘶嘶倒吸凉气的声音,吴三手在边上把三株最近的情况大致和他讲了一遍。

    “他请我去一趟,你估计是什么意思?”梁一飞问。

    “不好说。”吴三手道:“电话是他的秘书打来的,语气倒是很客气,再三说,是因为吴总住院,实在不便远行,所以很冒昧的请你去一趟。”

    “嗯……”梁一飞半晌没吱声,正好纹到后背一块相对敏感的肌肉,有些疼,咬着牙挺了十几分钟才好点,扭头让吴三手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才说:“你怎么看?”

    第一次问‘什么意思’是让吴三手猜测对方的意图,第二次问‘怎么看’,是问吴三手,自己这一方去了之后,该怎么办,拿出什么态度。

    吴三手跟着自己历练了很久,是有见识的,况且,有些问题,站在他的角度,和梁一飞的角度不一样,即便不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至少也是有一些启发意义的。

    “哥,我倒是觉得这种时候,咱们不要太咄咄逼人了,那个赌约,能算就算了。”吴三手说。

    “嗯?”梁一飞用一个疑问的语气鼻子哼了哼。

    “倒不是当滥好人。”吴三手解释说:“按照目前这个势头来看,三株肯定是输了,关键是现在时机太差了,三株成了风口浪尖上的靶子,表面上看是知名产品,可现在不管谁接过来,立刻就会吸引很多注意力。咱们做保健品的,谁屁股干净?这时候履行赌约,真拿了三株的知名产品,也就等于把咱们暴露在闪光灯下,说不定就有人想要除恶务尽,搞了三株还不过瘾,顺带搞一搞咱们,那就没意思了。你不是已经开始转移重心了嘛,为了保健品,牵连到饮料,划不来。”

    “哦……”梁一飞终于没忍住,怪声怪调的叫了一嗓子,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说:“三手,你能看到这点,是有大局观的。不光是你说的这样,三株嘛,说到底是有集体背景的,集体所有制,我真要死气白咧的要,不是要不过来,但也会沾上麻烦。”

    “那这次,咱们去唱一出哭周瑜?”吴三手笑道。

    “是不是哭周瑜现在还不好说,这个产品要不要,现在说,也为之过早。”梁一飞道。

    “嗯?”吴三手这就不懂了,之前梁一飞已经肯定了他的话,还补充了三株由于所有制带来的麻烦,怎么一转脸,又这么讲?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要不要的,一来看吴兵新的态度,听你那么讲,他请我去,应该不会是耍横,态度自然是好的;二来嘛,还得看要下来有什么好处,好处大,还是危害大,如果好处足够大,也不是不能要,只是要避免刚才我们说的两个因为接手三株品牌带来的负面影响。”梁一飞说。

    “那怎么避免?”吴三手不解道。

    “去了随机应变,不过你记住,咱们俩一块去是一块去,可我和吴兵新之间说话是我们两的事,你和他下面的人讲话,姿态立场未必要和我一样。”梁一飞冲他眨了眨眼,说:“可以表达出一些不满,和我这个滥好人老板唱唱反调嘛。”

    吴三手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唱戏嘛,总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讲话也是一样,两个人两种说法,都不说死,那最后选择挽回的余地就更大。

    要啥自行车啊?

    “当!”

    螺丝哥忽然冒出了一句英文,站起来盯着梁一飞后背看了几眼,摘掉了口罩,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额头上已经是一排细细密密的汗珠子。

    梁一飞起来,从两面侧着相对的镜子里,看见了自己后背上龙飞凤舞的八个大字。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