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剑徒之路 -> 剑徒之路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737章 巧了

第737章 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道人们个个口观鼻,鼻观心的清高自持,大概是对这样庸俗的场面也很无奈,不过碍于大婚者的身份地位,才能耐住性子忍受吧,

    相对来说,亲族那片区域就要热闹的多,人们来回走动,互相寒暄,拉关系,套近乎,虽然嘈杂了些,但礼仪上还是非常有分寸的,看的出来,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

    普通席上的人们就比较随意了,甚至不乏许多正事还未开始,就大吃大喝起来的饕鬄之徒,数百席之多,占地很广,都是乡里乡亲的,也没人在这大喜之日来约束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李绩便是这群乡巴佬中的一个,山南饮食还不错,在这一点上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只苦了旁边的安然,不得不笑脸应对周围不时转过来的好奇的目光,为这个名义上的叔叔多般辩解,她口齿伶俐,人又长得甜美,大家看在这漂亮小孩子面上,也无人来指责她那没有教养的叔叔。

    “这蹄膀烧的不错,入味,不腻,还有咬劲,小安子你来一个?”李绩一边吃还一边劝道。

    “叔叔,正礼就要开始了,你就知道吃,吃!”

    安然把小手放在李绩腰间,狠狠掐了一把,却发现把自己的手弄的生疼,那糙肉是纹丝不动;她倒没有什么难为情的,认识百五十年,在一起也近百年,自家男人是个什么德性没有比她更清楚的了,最不拿清规戒律,世俗凡规当回事的人,说实话,比起那些高高在上,拿腔捏调的所谓高人风范,她更喜欢李绩现在这副样子,最起码,是个真实的人,而不是把自己装成神的样子。

    “哪呢?我带你去看看!”

    李绩擦掉手中油腻,牵着她的小手假意往旁侧走了几步,就象一个真正的叔叔那样,把她举高高,放在脖颈上转了半圈,然后,接着回来继续吃。

    只有安然知道他的真实目的,方才那席已被吃相看似文雅,实则速度飞快的男人吃掉了一半,一扫而光显然是不合适的,于是故作姿态,转半圈后,又找了一桌未动过的席面。

    唉,至少他还知道不能全吃光!安然叹了口气,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首席附近,仪式,快开始了。

    鼓锣声响起,一对新人从古寨中走出,大红披饰,凤珠满头,果然如安然所说,女子一脸昂然的走在左边,右边身形明显高大些的男人却是蒙着罩头,走在右边,

    奇怪的风俗!

    女子,那个西木家的玉清金丹,长的非常之……清奇,即使金丹修士已能在很大程度上随意改变面部肌肉容颜,但不知这女子是坚持本我不愿意改呢,还是即便改完了还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她几乎囊括了李绩心中对所有美好的反面理解,这恐怕也是此女在堂堂玉清山门,上万俊彦中仍然要选择一个外来金丹的原因,也恐怕是身为金丹修士仍然坚持举行这种世俗婚庆的原因?

    一句话,别看老娘长的丑,照样娶个金丹相公!

    这并未影响到李绩的胃口,超出他审美的东西看的多了,所以也无所谓,再丑,能比玲珑塔内那些二哈们更丑?

    新人,在执礼者的引领下,逐一完成在修士们看来有些可笑,但在凡人郦族看来却无比神圣的仪式,比如,一路烧掉的金铂纸,跨过象征沟坎的长石槽,需要用脚碾碎代表灾噩的木偶,口中含水喷掉的门框上的宣纸画……

    这些东西,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剑!好像一切都和剑有关,金铂纸是裁成的飞剑模样,石槽同样也是飞剑的制式,木偶是个背剑的道人,宣纸画更是直接,画的赫然便是一名飞剑正从头顶泥丸冲顶而出的剑修!

    李绩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有些疑惑的看向安然,“这怎么回事?怎么那些器物都是剑,还是飞剑?这是郦族的传统么?”

    安然也有些头大,郦族的风俗传统她也知之不多,东海族群上百,她又自幼修行,成年后大半时间待在轩辕,怎么可能了解这些,真熟悉的话,也不会拉李绩来参加这样无聊的婚礼?

    正不知如何回答时,旁侧一个嘴快的老者替他们解释了起来,

    “年轻人,你等外来客当然不晓得这些陈年旧事,这西木一族啊,在山南扎根已久,千年前也不过是个小族,之所以有现在的声势,还得归功于西木的老祖,那是我们山南出的头一位元婴真人,艺出玉清,西木一族也由此大兴……

    可惜了,听说这位老祖后来被那北域妖人轩辕剑修所杀,于是自此之后,无论红白之事,还是婚丧嫁娶,但有仪式,都必是要拿那轩辕剑修做搞头的,倒不是郦族风俗,实在就是西木的传统啊,

    现在西木一族又出了名金丹,有西木小姐的崛起,怕是祖上风光又将重现了呢!”

    安然听得此话,不禁心下担忧,她是知道自家男人性子的,这西木在作死,他们可不知道嘴中的轩辕妖人,正坐在席上喝酒吃肉呢,

    于是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李绩的大手,意有所指。

    李绩继续吃肉,稍刻,酒足饭饱,温柔的看向安然,“小安子,你看也看够了,该回去了吧?”

    安然欲待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李绩又道:“你不是说最近准备回返崤山么?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你这便回去收拾行装,即刻启程吧!耽误的久了,总是麻烦!”

    李绩的话听着是建议,听在安然耳中便是一家之主的命令,她想说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轩辕剑派也是她的宗门,没有剑修能忍受这种侮辱,所以,没法劝!

    她能听懂自家男人的意思,让自己先走,省得到时还要顾忌于她,而且此间一旦事发,玉清门查证之下,也是有可能怀疑她的到来的,所以,提前回崤山,便是最佳的选择!

    叹了口气,安然站起身,“你小心些!”

    李绩拧了拧她的小脸蛋,笑道:“该小心的是他们!你放心,我知道你的意思,只动修士,不碰凡人,只诛首恶,不渉其他,可好?”

    安然走了,没有拖泥带水,有时李绩就在想,自己生命中的这两个女人,真的是值得珍惜的,这是他在青空世界最宝贵的财富。

    不露声色,悄悄退出人群之外,在飞剑最大的有效距离上停下,此时的婚礼已进入高-潮,两个新人站在高台上,接受众人的道喜,鼓乐齐鸣,人声鼎沸,

    新郎垂着个头在装娇羞,新娘红光满面,得意洋洋,向四下里挥手致意,

    正喧闹时,高高站立的西木小姐忽然一个踉跄,胸口心脏处爆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来,四周惊呼声起,打翻席面无数,人群你进我退乱成一团,有修士当空掠来,

    但是,所有人的速度也没有就站在她身旁的新郎官快,只见他一把掀开盖头,露出一张熟悉的小白脸,面色悲働,

    李绩只听得一声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哭喊,

    “春柳,春柳,我的妻啊,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旧疾发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