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谋断九州 -> 谋断九州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家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再回到邺城时,寇道孤的身份已经由湘东王幕僚变成梁王的顾问侍从,城里的书生为之一片哗然,他却全然不受影响,神情一如既往的孤傲。

    面对梁王,他没有隐瞒自己对徐础的憎恨,“徐础是我毕生之仇,天成朝廷有仇不报,反而庇护徐础,因此也是我的仇人。请梁王任命我为使者,随朝廷北上,监督其一举一动,欢颜郡主若有诡计,也好有人提前通知梁王。”

    “朝廷兵少将寡,暂时不足为惧,我只担心一件事,天成若是真从贺荣部那里借到大军,不肯遵照承诺挥师西进并州,反而调头又要夺取邺城。”

    “欢颜郡主的奸诈不亚于徐础,她说的话一句也不能相信,梁王需早做防备。”

    “有劳寇先生北上,若有变故随时派人通知我,若能提前阻止天成借兵南下邺城,最好不过。我只要三个月,入秋之前,邺城在我手中当会固若金汤,再不惧外敌窥视。”

    “我当竭尽所能,将贺荣人引向并州。梁王也不可存固守邺城之心,需有更多谋划。朝廷与淮州决裂,鼓动宁王渡江北上进攻盛家,梁王当反其道而行之,拉拢盛家,如不得已,宁可让出东都,也要博得盛家欢心,以免南北两面受敌。”

    “寇先生一语惊醒梦中人,若无寇先生提醒,我险些误了大事。冠先生可谓‘王师’。”

    寇道孤坦然接受梁王的恭维,告辞离去。

    梁王看着他的背景,向守侍在身边的高圣泽冷笑道:“盛名之下,其实难符,此人不过中人之资,却好为人师,日后将反受其害。”

    高圣泽赔笑道:“可不是,梁王何等样人,怎会受欢颜郡主所骗,一心与天成结盟?淮州兵布满邺城附近,梁王为何要得罪盛家?寇道孤以为只有自己看破这一点,其实梁王心里早有打算。”

    梁王又冷笑一声,对老宦既鄙视又喜欢,“我打听过了,他对徐础是真心仇恨,顺便也恨上了欢颜郡主,这样很好,让他去北边折腾吧,无论结果怎样,对我都没有坏处。”

    “梁王御下,必要人尽其用,因此梁兵虽少,却能傲立于群雄之间。”高圣泽小心翼翼地吹捧,不能太低,也不能太高。

    寇道孤听不到背后的也议论,也不关心,以梁王使者的身份,出城与天成朝廷汇合。

    名义上,梁王接受朝廷册封,算是天成之臣,他的使者当然可以随皇帝北上,但寇道孤被视为“叛臣”,一路上无人理睬,白眼倒是得到不少,他依然不为所动,也从不与其他人来往。

    单于邀请皇帝会面,寇道孤坚持要随驾前往贺荣人营地,获得同意。

    张释虞只关心自己的安危,甚至没注意到随从之中还有一个寇道孤,欢颜郡主认为目前需要安抚梁王,因此没有提出反对。

    入营、巡视、宴会……寇道孤一直跟在皇帝身边,没有得到任何关注——他不喝酒,身形虽大,一看就是文弱书生,不受贺荣人看重。

    宴会持续到后半夜,宾主尽醉,贺荣平山站出来,当众声称不愿再娶芳德公主,强臂单于表示支持,高兴之余,甚至解除此前交待给左神卫王的艰巨任务。

    醉醺醺的贺荣部大人们齐声欢呼,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早已神志不清,只要是单于大声说话,他们立刻表示支持,绝无二言。

    贺荣平山仍然觉得颜面受损,但是不必再去争取徐础的臣服,他大大地松了口气,不再计较其它。

    虽然妹妹的名声受到贬低,张释虞此时却只感受到单于的善意,同样大大地松了口气,当场承诺要在宗室当中别选一女嫁给左神卫王为妻。

    所有人都高兴,只有一人除外。

    等到喧嚣消退,寇道孤上前,向单于拱手行礼,表面自己的身份。

    “梁王?占据邺城的那个梁王?”强臂单于也有些醉了,突然听到这两个字,有些糊涂。

    “正是,但梁王并非‘占据邺城’,而是奉旨守卫邺城。”

    单于看向皇帝,张释虞勉强点下头,“是,梁王已得到朝廷册封。”

    强臂单于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没再追问,端起酒杯,向寇道孤道:“来者是客,请满饮。”

    立刻有仆隶将一杯酒送给客人。

    强臂单于突然将手中酒杯放下,“既是梁王使者,不可待以小杯。”

    仆隶领悟上意,换上两只大碗,全都倒满。

    强臂单于端起碗,“回去告诉你家梁王,好好守卫邺城,不要让皇帝妹夫操心。对我们贺荣部来说,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皇帝妹夫是我的家人。”说罢,大口饮酒,喉咙蠕动不停,很快将一碗酒喝光,只在嘴角残留几滴。

    帐篷里又是一阵欢呼。

    寇道孤双手捧着一大碗酒,感觉自己的肚子全都腾空,似乎也装不下这么多酒,凝视片刻,隐约看到徐础的笑容,一狠心,举碗痛饮,洒出来不少,衣襟尽湿,但是仍有多半碗入口,马上就觉得天旋地转,有点站立不稳。

    但他没有倒,心里也依然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没人给他欢呼,强臂单于的目光里却多出几分兴趣,“你是读书人?”

    “我是读书人。”

    “都说中原的读书人最讲忠义,你为何做梁王的使者,不当皇帝的官吏?”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梁王以及梁王之臣,皆是皇帝之臣。”

    “天无二日倒是真的,国无二主——我与皇帝不是二主吗?”

    张释虞脸色微变,心里纳闷,寇道孤是怎么跟来的,他那么高的个子,自己居然一直没注意到。

    “不是。”寇道孤肯定地说。

    “谁是那‘无二’之主?”强臂单于又问道,更感兴趣。

    张释虞巴不得有个地方可以躲藏,好让他避开这个尴尬场面,于是端起酒杯,低头往里看,好像整个人能钻进去似的。

    寇道孤拱手道:“皇帝乃中原‘无二’之主,单于则是塞外‘无二’之主。”

    “哈哈,说得好听,其实还是‘二主’。”

    “不然,中原不以塞外为九州之地,塞外亦不以中原为放牧之场,各为‘不二’之主,乃自然之理。”

    “中原与塞外乃是近邻,所隔者不过一道墙而已,有朝一日,可否破墙合为一家?”

    “若合为一家,则只有一位‘不二’之主。”

    “哈哈。”单于看向尴尬的皇帝,大笑不止。

    小皇弟没听懂大人在说什么,一心只想讨好单于,开口道:“单于亲妹乃是我天成皇后,已经是一家人了吧。”

    “是一家人。”单于颔首笑道。

    寇道孤道:“离一家人还差些。”

    强臂单于的兴趣已经耗尽,冷淡地说:“梁王跟我不沾亲、不带故,的确不是一家人。”

    “若论沾亲带故,单于和并州沈家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强臂单于脸色一沉,张释虞再也忍受不住,笑着提醒道:“寇先生再说下去,连梁王之臣也做不成了。”

    寇道孤不理皇帝,拱手道:“既是一家人,单于为何不肯迎娶天成公主?”

    张释虞一个劲儿地咳嗽,强臂单于则有一点糊涂,“公主有失妇德。”

    “公主的确脾气大了一些,但是妇德无失。生长在帝王之家,多少都有一些娇惯,单于的妹妹想必也是如此。”

    对面若是中原诸王,听闻此言会当成羞辱,单于却是大笑,扭头向皇帝道:“我那个妹妹的确不服管束,在草原上自由惯了,希望没让妹夫难堪。”

    “没有没有,一点也没有。”张释虞急忙道。

    单于重新打量寇道孤,“如此说来,传言有误,芳德公主并非不守妇德之人?”

    “帝王之家,虽然娇惯,在礼仪上却不会有半点放松。芳德公主端庄大方,堪称表率。”

    单于嗯了一声,对“端庄大方”不太感兴趣,“可她敢于逃婚。”

    “公主以为要嫁到塞外,所以逃婚,如今贺荣部入关,她自然不必再逃。”

    “她瞧不上塞外的生活吗?”

    “非也,公主最喜爱马球,一日不碰,终日不欢,她以为到了塞外再碰不到马球。”

    单于知道马球是什么,“我们贺荣人自有许多马上游戏,哪样也不比马球差。”

    “公主年幼,对塞外殊少了解。”

    “爱打马球的公主。”单于笑了一声。

    “且公主容貌天下无双,还在东都时,就有‘绝姝’之称,邺城贵女亦曾有言‘宁居孤楼之上,不立芳德之侧’,不敢与之争艳。”

    “哈哈,寇使者越说越夸张了。妹夫,公主真有如此容貌。”

    “啊……倒是不丑。”张释虞道。

    “陛下太过谦虚。左神卫王曾见过公主,单于可以问他。”

    贺荣平山一直站在旁边,见单于的目光看过来,点头道:“公主虽然脾气不好,容貌确实无双。”

    “你却不愿娶?”

    “良弓需长臂牵引,烈马要最好的骑手操控,我没这个本事。”贺荣平山面带愧色。

    “贺荣男儿,配得上任何女子!”

    寇道孤上前一步,拱手道:“左神卫王固然配得上,但是毕竟疏远一层,若要亲上加亲,芳德公主需做单于之妻。”

    单于微微一愣,张释虞脱口道:“单于已有大妻。”

    寇道孤早有准备,“单于可以有两位大妻,往前十代,至少有三位单于曾立两妻。”

    强臂单于自己都不清楚本族的往事,向陪酒的一名老大人问道:“果有此例?”

    老大人点头,“有过。”

    单于一挥手,笑道:“纵有此例,我也不能夺左神卫王之妻。”

    “左神卫王已经退婚,何来夺妻之说?”

    “今晚只管喝酒,不谈闲事。”单于拒绝表态。

    寇道孤知道事情已成,不再说下去,走到贺荣平山身边,低声道:“徐础与公主有旧,不可以放他离开。”

    贺荣平山微点下头,一个字也不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