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还看今朝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六卷 第二十五节 你牛!

第六卷 第二十五节 你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正阳,恐怕要运作这样庞大一个项目群,或者说项目组合,不但需要周密构思,也需要持续推进,涉及到资金体量更是庞大,难度不小啊,风险也不小啊。”

    韦庆良看了一眼周远望和王云祥,他知道这两位肯定是动心了,但作为老资格副书记他要提醒一下,如果一下子将这样庞大一个项目交给沙正阳负责来运作,恐怕就有些草率了。

    哪怕韦庆良对沙正阳印象一样很好,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形下,沙正阳还难以扛起这份重担,甚至韦庆良觉得脸钟广标都还不够格,起码要尤万刚来担起这份担子。

    “韦书记,这样一个项目群持续推进运作,需要一个庞大团队来,我觉得如果起码需要一个省领导来挂帅才行。”沙正阳很坦诚的道:“我可以跑腿干活儿,但涉及到和中央有关部委交涉,涉及到和金融部门协调资金,未来还要和中石油打交道,必须要有强有力的人物来运作。”

    沙正阳不动声色的捧了尤万刚一句,就差说非尤万刚莫属了。

    周远望和王云祥对视了一眼,缓缓点头,对沙正阳的这个建议还是很认可。

    没错,沙正阳的表现的确令人惊喜过望,但他毕竟才入长河能源集团,威信和经验都还差得远,甚至连钟广标要操作这样一个大项目都还显资历经验不足,只能是尤万刚来扛起这份重任。

    当然钟广标作为长河能源集团的总经理,还要负责整个长河能源集团的日常业务运作,不可能把整个精力都扑在这个项目群的运作上。

    所以最好的搭配就是尤万刚幕后掌舵,沙正阳前台唱戏。

    另外沙正阳也提到了,这样庞大的项目组合要持续推进运作,肯定需要一个规模性的团队,计划规划、工程技术、对外协调、资金调度、财务管理,方方面面都需要人。

    而且像第一步走出去了,那么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就要正常运转起来,这就需要一个工作团队来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紧接着就还有奥尔斯克炼油厂的收购运作,阿克纠宾到阿特劳、阿克陶的管线建设项目的运作,在后边的乌津油田项目交换运作,以及和中石油方面如何来就具体利益的分割与交换,这都需要多个分团队来负责,其工作量之庞大,哪怕是现在粗略的估算一下都让人头疼。

    特别这还是跨国并购,其主要工作地点,工作对象,都是国外企业,所以整个体系都异常庞杂,在组建团队方面也需要认真研究配备。

    “嗯,正阳还是考虑很周全的,省里会有综合性考虑。”周远望点点头,把目光转向其他人,“大家还有什么看法?”

    “周书记,这个项目群的确体量太大,正阳的一些建议也很有预见性和创意,我们省委省政府可能需要和中央汇报,但是是什么时候汇报,如何汇报,恐怕还要仔细斟酌一下,别我们辛辛苦苦干事儿,结果被别人摘了桃子,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李铭没有避讳什么,直截了当的道。

    大家都知道李铭的意思,都一致附和赞同。

    周王二人也都清楚大家对长河石油这么些年来与中石油之间的牵绊纠缠心有余悸,最终吃亏的都是长河石油,从内心来说,大家也都不愿意和中石油打交道,但是周远望却知道,沙正阳说的没错,有些事情是回避不了的。

    这么大一个项目群,尤其是涉及到中哈石油管线建设,这是中央的重大工程,没有中石油参与,可能么?

    所以还是要面对现实,只不过需要选择合适的时机来最大限度的维护长河能源集团的利益。

    “嗯,这一点的确需要认真研究。”周远望点点头,“万刚,广标,下来你们三人要就这个总团队和相关分团队的人员组成立即进行研究,搭建一个有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团队起来,未来这几年里,这个团队将会成为长河能源集团乃至我们汉川省出海先锋,创造一番辉煌业绩向建国五十周年献礼!”

    沙正阳内心也是暗自佩服,这位周书记一下子就确定了三年战略,99年既是世纪之交,又是建国五十周年大庆,这个战略经过三年运作,也该交出一份初步答卷才对了。

    ***********

    对于团队的组建,沙正阳没有多少发言权。

    因为涉及到这样大一个团队,几十号人,而他对长河能源集团乃至长河石油的了解有限,根本无法选择,所以他只给尤万刚和钟广标提出,徐利平和莫小琴要列入团队其中,而其他人最好以前期已经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工作人员作为优先考虑。

    从省委离开,沙正阳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松一下自己了。

    毫无疑问这一次的汇报会让省委里边关于走出去的战略更加热烈,但是鉴于即将到来的竞标时间问题,所以省委应当果断决策,最迟明天省委常委会和省政府办公会就会做出决定。

    届时自己又要马上飞回燕京,然后再飞抵阿拉木图开始为竞标进行全面准备。

    给自己留在国内时间不多了,而这一去恐怕几个月都未必能回汉都了。

    沙正阳也没想到世事变化如此之快,自己进省委党校还以为能偷得浮生三月闲,没想到却演变成这样。

    “正阳!”招呼声把沙正阳从思考中唤回来,沙正阳定睛一看,是苏伦康。

    “康哥!”沙正阳上下打量一下对方,气色俱佳,看得出来这一场婚姻苏伦康格外满意,整个精神状态进入一个新的层面,“不好意思,想事情,没注意到。”

    “呵呵,听说你这段时间都在燕京?进入状态很快啊。”苏伦康也上下打量沙正阳,“长河能源那边还能适应吧?”

    “还行吧,我不是搞石化的行家,只能做点儿非技术性的活儿。”沙正阳笑着道:“你去哪儿?”

    “去田秘书长那边,省政府办公厅这边和省委办公厅那边有点儿工作要对接,我先去汇报一下,……”苏伦康没有掩饰什么,他知道沙正阳清楚自己和田力之间的关系。

    “哟,恐怕不太凑巧,这会儿周书记、王省I长、韦书记还有李省I长、田秘书长他们还在研究事情,估计一时半会儿完不了。”沙正阳道。

    “哦?又是你们长河能源的事儿?”苏伦康扬起眉毛,若有所思的道:“我听李高官和田秘书长都提到过你们长河能源集团正在推进企业转型改革,动作很大,但是却没有见具体方案出来啊。”

    省里边在这方面的保密工作还算做得不错,知道这事儿瞒不了人,索性就以长河能源集团要推动转型改革为由头,拿出一大摊子计划来。

    而走出去战略却暂时没有包进去,而是重点放在企业办社会这一块的剥离交给地方政府,三大煤业与主业无关的三产要剥离重新组建新公司,整个集团旗下企业要推进减员增效战略等等,但是具体的东西都还没见着,所以很有点儿雷声大雨点小的味道。

    这其实都是尤万刚和钟广标商量好的手法,就是要避免外界过多聚焦走出去战略,尤其是把目光投向阿克纠宾项目,以免打草惊蛇。

    “康哥,下一步很快就要见分晓了,涉及面太多,可能省里边也要考虑成熟之后才拿出来吧。”沙正阳也虚晃一枪。

    只要等到投标之后,这些消息才不算秘密,当然具体的战略仍然是秘密,不过那都是后续的工作了,只要拿下阿克纠宾项目,那么其他的都可以隐藏在其中了。

    “嗯,要不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好久没见你了,你怕是要忙一段时间吧?”

    苏伦康也隐约知道好像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但是像李铭和田力都没怎么具体说,他也懂这里边规矩,不该问的就不问,该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

    “嗯,要忙一段时间去了,行,去哪儿坐坐?”沙正阳看看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去抚琴台那边?”

    抚琴台是汉溪溪畔的一处所在。

    后世这里是汉都城区房价最贵的地段,同处二环内,但是房价平均要高三成,而主要原因就是汉溪在这里形成了一个Ω状的半岛状区块,而这个区块内的植被上佳,汉溪公园占去大半,可供开发的地段就不多了。

    汉都城区内最著名的几个溪景小区都集中在这里,物以稀为贵,自然价格就昂贵无比了,是最著名的富人区。

    省委距离汉溪公园不算远,步行2.5公里,汽车三分钟就可以到。

    而抚琴台是老地名,据说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逃亡过程中就曾经在这里联手抚琴,所以得名抚琴台。

    “行,你开车了么?我可是坐车过来的,车回去了。”苏伦康看到了沙正阳钥匙一按,一辆凌志LS400灯闪了闪,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连连摇头,“我靠,你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