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欢喜记事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马屁

第八百九十九章 马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皇上看着卫太医。

    卫太医小心翼翼的坐在凳子上,总觉得这凳子是钉子做的,扎的他浑身都疼。

    皇上找卫太医来没别的事,就想知道知道他是怎么收了他女儿做徒弟的。

    卫太医默默道,“是公主收的臣做师父。”

    皇上,“……。”

    福公公,“……。”

    皇上一脸黑线。

    这事出乎意料,好像又在情理之中。

    毕竟以前公主待在青云山,走过路过的都不放过。

    不用说,肯定是卫太医从青云山脚下路过,被东乡侯给抢了,公主趁机收他做了师父。

    肯定是这样的了。

    卫太医想,他这话应该不算欺君。

    本来就是公主误导太后,让太后认定他是公主的恩师,这事太后可以作证。

    皇上轻咳一声,打听苏锦学医术的事。

    卫太医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事,可皇上问,他又不能不回答。

    之前是匡端慧郡主和太后,现在要接着匡皇上了。

    卫太医开口就是夸苏锦,夸的那是天上有,地上无,什么医书啊,医术啊,过目不忘,简直就是天生学医的。

    夸完了,末了,再来一句,“公主定是随了皇上。”

    嗯。

    卫太医这句马屁算是拍正了。

    拍的皇上是龙心大悦。

    他生的女儿当然聪明了,不是一学就会,一点就通,也没法这么大就有一手高超医术。

    “看的出来,卫太医是倾囊相授了,”皇上夸赞道。

    “……。”

    皇上,您高兴就好。

    卫太医笑的一脸尴尬,“公主天资超凡,得天独厚,早已青出于蓝胜于蓝。”

    从御书房出来,卫太医走路都有点飘。

    他这辈子撒的慌加起来都没今儿一天多。

    可是背靠了镇北王世子妃这么棵巨树,连福公公对他都和颜悦色,何况是其他的小公公。

    见卫太医走路不大稳,赶紧过来搀着他。

    其实公公有点不明白。

    都教出镇北王世子妃这么厉害的弟子了,为什么和皇上说话会吓成这样呢?

    公公为了巴结卫太医,有什么说什么,卫太医一听,暗叫一声不好,要露馅了。

    不想撒谎的他,又不得不补了一个谎言,“坐久了,腿麻了。”

    卫太医没让公公搀扶他,回了御书房后,告假出宫了。

    虽然卫太医不是院正,但自打他是镇北王世子妃恩师的身份一“暴露”,他不是院正胜似院正了。

    连李院正都看卫太医的脸色行事,遑论其他人。

    这样的太医院,卫太医待不住了。

    出宫后,他直奔镇北王府,之前来找苏锦都换了衣裳,第一次甚至是从后门走的。

    之前还以为世子妃真是为了他好,结果是为了更好的坑他,是为了在太后那里更好的坐实他就是镇北王世子妃恩师这个谎言。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这一次,卫太医没有换衣裳,他是苏锦恩师的事不仅宫里传遍了,也传到宫外来了。

    看到卫太医进来,王府下人是毕恭毕敬。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

    苏锦在后院竹屋歪在贵妃榻上吃果子,碧朱进来道,“世子妃,卫太医来了。”

    “快请,”苏锦道。

    碧朱心道:卫太医肯定是世子妃的师父错不了了。

    不是师父,世子妃不会这么急切。

    碧朱跑出去迎接卫太医进来。

    卫太医惶恐啊,等碧朱退下,他忙道,“臣是公主恩师的事,不知道是谁传开的,臣实在是不安……。”

    苏锦笑道,“卫太医不必不安。”

    卫太医看着她。

    苏锦道,“因为这事是我让人传的。”

    卫太医,“……。”

    卫太医又懵了。

    这些天,他不是惶恐就是懵怔。

    公主为什么让人传这事?

    这对她并没有任何好处吧?

    的确,这对苏锦没有什么好处,毕竟太后已经相信卫太医就是她的恩师了。

    苏锦看着卫太医道,“这事是我把卫太医卷进来的,卫太医被人刁难萌生退意,但你想走难比登天,我也不忍心你被人欺负。”

    “先前是我的恩师这个身份把你卷进来,我也希望这个身份能给你点庇佑。”

    “仅此而已,卫太医不必多想。”

    能不多想吗?

    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多了一个靠山。

    不。

    是多了一连串的靠山。

    这个靠山能给他带来些什么,卫太医心知肚明。

    天上才掉了刀子,他不信会掉馅饼。

    可偏偏,真就掉了这么块馅饼下来。

    既然是镇北王世子妃让人传的这事,只要她不否认,就是默认了啊。

    只能说在一众权贵中,镇北王世子妃算厚道的了,至少利用他的时候,还想着他。

    卫太医还住在客栈,苏锦给了他一张地契、房契,让他有个落脚之地。

    卫太医推辞不掉,便收了。

    杏儿送卫太医出府,点点滴滴,无一不是在坐实卫太医的恩师身份。

    这边卫太医搬进小院住,那边宫里在查是谁传的这事。

    这一查,就查到了凤鸾宫。

    “凤鸾宫?”

    这三个字是从太后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自打齐王妃被毒杀后,太后找了皇后来问话后,就没再见过皇后了。

    太后对皇上失望透顶。

    没想到这事竟然是从凤鸾宫传出来的。

    不过太后也没有怀疑,毕竟太后和皇后的感情在寿宁公主出事之前,那是亲如母女。

    永宁宫里有皇后的眼线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因为是自己人,利益一致,皇后又一向听话,太后便由着她。

    闹掰后,太后一直心情不好,也没想到这上头来。

    没想到又是皇后坏她的事!

    负责去查这事的公公禀告道,“奴才顺腾摸瓜,查到凤鸾宫的一小宫女,那小宫女是听另外一宫女说的,好像是从周嬷嬷口中传出来的。”

    那小宫女是宫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喜欢听八卦,传八卦。

    被她听到,那肯定会传开啊。

    李嬷嬷则道,“周嬷嬷也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会这么拎不清?”

    敌明我暗的事,非要捅明白了,这对她们有什么好处。

    太后冷冷道,“她是皇后的心腹,皇后对哀家心生埋怨,她难道会向着哀家?”

    之前就想除掉周嬷嬷,一直没找到机会。

    如今坏她的事,太后又生了杀心。

    若没她们这些人在背后挑唆,皇后未必会和她离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